520言情小说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奇幻 >

逢妖时 作者:瑾上蓝(中)

时间:2022-06-20 02:35标签: 情有独钟 灵异神怪 虐恋情深 强强
第64章 线头 夏洲绝不是随便说说,等蔚凌上了船,发现这一切都早有准备。 一张案桌,搁着一面铜镜,案上有酒有小食,还有取暖的小暖炉。 初冬季节河岸风冷,蔚凌被冻得鼻尖泛红,坐下就缩到暖炉旁边。到了温暖的地方,他的困意就上来了,眼尾沾了点淡薄沉光
 
第64章 线头
  夏洲绝不是随便说说,等蔚凌上了船,发现这一切都早有准备。
  一张案桌,搁着一面铜镜,案上有酒有小食,还有取暖的小暖炉。
  初冬季节河岸风冷,蔚凌被冻得鼻尖泛红,坐下就缩到暖炉旁边。到了温暖的地方,他的困意就上来了,眼尾沾了点淡薄沉光,被那浓密睫毛一掩,像小妖j.īng_似的撩人。
  夏洲看着他就心情好,正准备过去,结果被紫莞儿抢先。
  紫莞儿也不急着坐下,她盯着铜镜看自个儿,头发被风吹乱了,她不急不慢地理,理好后还对着镜中自己笑了又笑,模样很是俏皮可爱。
  可这镜子照到一半,里面突然冒出一个浑圆又满是胡渣的男人脸,紫莞儿“呀!”得一声惨叫,坐在地上捧着自己脸蛋儿摸来摸去摸着下巴没有胡渣,她大获释然,又把一双杏仁儿眼朝幸灾乐祸的夏洲瞪了去,
  “小朋友边儿上玩泥巴,别影响大人做事。”夏洲紫莞儿拎去旁边,臭不要脸地盘腿坐下。
  紫莞儿受委屈了,嘴巴扁扁,见状要哭,蔚凌赶紧对她招招手,让她到他身边去,顺便还帮她理理头发:“里面暖和,别和小猫一般见识。”
  “我才不和小猫猫一般见识,哼。”紫莞儿舒舒服服黏上蔚凌。
  夏洲冷道:“这丫头片子,迟早我要丢进河里喂鱼。”
  紫莞儿朝他吐舌头,黏得更紧了。
  他俩大眼瞪小眼这会儿,蔚凌认真盯着铜镜看,铜镜中画面一直在变,很快,墨池的身影就出现在视野中。
  “这是慕容尘灏所见之景?”蔚凌问夏洲。
  “对。”
  “你在他身上使了妖术?”
  夏洲道:“我把眼睛给他了,以防万一好做接应。”
  蔚凌:“眼睛给他了?”
  夏洲:“嗯。”
  蔚凌瞧他那双凤目好好镶在眼眶里,不像少了眼睛的样子。
  夏洲把他的目光当作深情凝视,回之温情一笑。
  此时此刻的郭府之中。
  墨池好不容易找了个憋不住想方便为由,偷偷溜了出来。郭献侯安排一官兵陪同,伪装成了官兵的慕容尘灏自然而然顶了上去。
  墨池大松一口气:“下回千万别让我做这种事了,太难受了!竟然还让人穿小肚兜,勒死我了!你说姑娘家怎么爱穿这种东西。”
  慕容尘灏目光直视前方,确认过周围情况后才悠悠地道:“谁让你穿亵衣外边了?”
  墨池又道:“你平时扮女相都贴身穿?”
  慕容尘灏淡淡道:“我不穿。”
  墨池一愣:“那你、你……”脑海中浮现了不得了的画面,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慕容尘灏心静能力极强,就算墨池在旁边把他里里外外打望了遍,他也能当成空气不闻不问,这期间他不仅记下了所有巡逻安排,人员分配,连官兵的容貌、换岗时间都背了下来。
  再看墨池,那张脸竟然涨得通红,活像一个大苹果,还是熟透了那种。
  慕容尘灏:“待会儿你从窗栏左侧三步正上方的屋顶出去,记好我画的路线,潜入郭家地下室,带上这个。”他把一个圆圆的东西递给墨池。
  墨池拿过来一看,竟然是一颗眼睛。
  “?!”
  “嘘——!”
  慕容尘灏捂住他的嘴,推着他靠近墙角:“这是夏阁主的眼睛,可以与他对话,你随身带着,去地下室一路往下,记住,必须沿着我地图上的路线走,尽头你会看到一面墙,把左边灯架转平,摁下由下往上第三块、右往左第五块石砖,密室能打开。看够了以后,你要原路返回,在二层东侧倒数第三个门进去,我在那里和你汇合。”
  墨池恐慌,他手中捏的是:夏阁主的眼睛……夏阁主的眼睛……也就是说……这是梼杌的眼睛……
  慕容尘灏指尖微微用力,捏着他的下颌:“我说的话记住了?”
  墨池迟缓点头。
  “重复一遍。”
  “跟着地图走到一面墙跟前,转灯架……再摸以下往上第三块、右往左第五块石砖、然后从、从东侧倒数、第三个门进去……地道直通外墙……”
  慕容尘灏这才松开他:“去吧,时间有限,一炷香后我会大喊说你失踪了,郭家定会翻遍整个府邸找你。”
  墨池眨着眼:“那你怎么办?”
  慕容尘灏笑笑:“放心。”他把墨池往门里推了一把:“快去吧。”
  ***
  自从眼珠子j_iao到了墨池手中,这傻徒弟全程都小心翼翼握着,生怕磕碰痛了梼杌给记上一仇。
  结果就是,夏洲那边铜镜里就是一片黑,什么也看不到了。
  夏洲拿了一个苹果:“没事儿,等他去了地下室再提醒他也不迟。”
  蔚凌道:“你的眼睛还会说话不成。”
  “会啊,当然会。”夏洲朝蔚凌伸手:“忘川借我用用。”
  “干什么。”
  “切苹果。”
  “啊?”
  夏洲特别自觉把手伸到蔚凌腰旁,将忘川剑摸了出来,蔚凌眼疾手快,按住他的手,把搁在果盘旁边的小果刀递给他。
  蔚凌问他:“你吃苹果还削皮?”
  夏洲任他捉着自己,脸上满是享受:“给你削。”他松开忘川,转而与蔚凌手指相扣:“前几r.ì听街边姑娘讲夫君替她削果子的故事,那笑容多幸福,阿凌,你也笑给我看看。”
  蔚凌了然一笑:“看来你很闲,连街坊闲言也听得进。”
  夏洲嘻嘻道:“这是情趣,你这人的最缺的就是情趣。”
  蔚凌把手抽回来,不再理他。
  夏洲特别执着,拿不到忘川剑就真把小刀给摸了过来削果子,只可惜他削果子技术是在不好,一个苹果大半的果r_ou_都给削在了桌上,紫菀儿实在看不过去,把刀和苹果都夺走,胳膊肘顶了顶夏洲:“夏猫猫,你看好了。”然后哗哗哗几下利索地削好苹果,切成一块一块放到盘子里。
  “来,老婆。”夏洲顺手接过盘子,递到蔚凌跟前。
  蔚凌:“……”
  紫菀儿:“你这臭猫怎么不害臊。”
  河面上起了风,吹得灯火摇曳,越往郭府外绕,游河的船也越是稀少。
  这会儿,墨池已经潜到了地下室里,虽然铜镜看不清画面,可夏洲神色忽然凝了凝,坐直了身子,他情绪转变很快,刚才还嬉皮笑脸地讨蔚凌欢心,这会儿又严肃不少,注意力全放在了听觉上。
  “怎么了?”蔚凌盯着他。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