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小说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奇幻 >

逢妖时 作者:瑾上蓝(下)

时间:2022-06-20 02:33标签: 情有独钟 灵异神怪 虐恋情深 强强
第122章 红绳 * 妖域里消息一向传得很快,尤其是重磅消息,一r.之内必定能传遍千里之外。 比如说,梼杌被封印的事,不足半r.就在妖域炸开了锅。 他迟早会是这种下
 
第122章 红绳
  *
  妖域里消息一向传得很快,尤其是重磅消息,一r.ì之内必定能传遍千里之外。
  比如说,梼杌被封印的事,不足半r.ì就在妖域炸开了锅。
  “他迟早会是这种下场。”银狐吹着指甲壳里的渣,听了狐妖报来的消息毫无反应。
  沈非欢给自己烤了只蜥蜴,看着不怎么好吃,他小心尝了一口,舌头刚碰到就嫌弃地把蜥蜴丢到一边:“一r.ì夫妻百r.ì恩,你这妖妃当得也太不像样。”
  银狐心思玲珑,对沈非欢拐弯抹角的调侃毫不介意:“无论是妖妃这个名号,还是刻在我身上的契约,对梼杌来说都不过小恩小惠。”
  “梼杌被封印,水月城最大妖的就是你,恭喜咯。”沈非欢坐树墩上,双手捧着脸,嘴上说着恭喜,面上却满是惆怅。他肚子饿了,找不着吃的,想来反正也不会饿死,饿着就饿着吧。
  银狐睨着他:“你的表情愁得快拧出水来,还说什么恭喜。”
  沈非欢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抓起一束发丝玩儿:“我心里烦得很,这段时间稍微没盯着,事情全乱了套,再过几天妖门的结界就要波动了,夏阁主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出事。”
  银狐道:“阁主在人间时,曾留下不少传送阵,真想要去人间倒也不必去凑热闹。”
  “他留的那是招妖阵,不是传送阵,说白了就是靠血祭招妖,自己把自己招去人间。凡人只能从人间来妖域,用的是当祭品的方式,反之还是得靠在妖门,要知道,当年从锦川跟着他逃来妖域……那撕心裂肺的痛,我现在还记忆犹新。”沈非欢打了个哆嗦。
  “听说你把自己绞成r_ou_块。”银狐莞尔而笑:“仅靠一块r_ou_就能长回原样。”
  “恶心吗?”
  “不恶心,听着挺好吃。”
  “别,千万别吃我,我怕疼。”沈非欢打哈哈。
  银狐轻哼一声,收回目光,当他只是开玩笑,不再看他。
  这个小林子离废城不远,树木早就枯死,扭曲成诡异的模样。他们在这里静候了有一个时辰,沈非欢没给什么合适的理由,只说自己肚子饿,走累了,想休息。
  周围黑压压的一片,地面y-in紫潮s-hi,月光透不进来,氤氲在细腻的水雾中。
  起因是沈非欢与她说要杀死郭见朝,她心里觉得蹊跷,却还是跟来了,在不远处隐藏了不少妖怪,全是她安置的人手,一旦出现异样,沈非欢就是瓮中之鳖。
  银狐平时少有机会和沈非欢j_iao谈,一来此人心机颇深,说话也怪呛人,二来他身上的血腥味实在太重,就算是吃人的妖怪见了他也会自叹不如。
  今r.ì与他一同出来,自然防了又防。
  “你既然猜到梼杌迟早会出事,为何不提醒他?”感受到银狐的打量,沈非欢自然而然向她投去了目光。
  银狐斟酌道:“他对那凡人动的是真心,历来妖怪与人哪有修成正果的。”
  沈非欢呵呵道:“那倒是实话,妖怪都是混蛋。”
  银狐道:“凡人也好不了哪儿去。”
  沈非欢瞧着她把手腕上那根手绳捏在指尖转,好奇心起,又拿出他爱乱说话的看家本领:“自己把凡人送的便宜货当成宝,嘴上却一口一个混蛋,银狐,你该不会也是痴情的种?”
  银狐指尖一僵,扯着衣袖想挡了手腕,可是她动作粗糙了些,袖口往手绳上带过,把绕合的绳口崩了开,细长的红绳落了下去。
  沈非欢眼疾手快,指尖勾过,一根钢丝缠着红绳飞离银狐脚下,安然落在了沈非欢的手里。
  “小木雕工艺,很j.īng_致嘛,方才说便宜货是我眼拙,你上哪儿找的大师级木雕工?”他翻着红绳上的小木雕,那是一个小巧的白色小狐狸:“百年前的东西,绳子缝里都快发霉了,还是锦川工艺…可惜啊,自从郭家接了锦川,这些小工艺品的商路全给他家逼走咯。”
  银狐面色铁青走上来,眼中寒光闪烁,沈非欢也没有步步紧逼,乖乖把手绳还了回去,翘起二郎腿,身姿稍微后倾,仰着头朝银狐看:“既然是百年前的东西,做这根手绳的人应该早死了,幸好死了,不然铁定是郭家的压迫对象。”
  “他还没死。”银狐低声道。
  沈非欢笑起来:“怎么可能。”
  银狐抿着唇,目光盯着同一个方向出神,这个话题她很在意,心思静不下来,她说:“我流落人间就是为了找他。”
  “找到了?”
  “找到了。”
  沈非欢听了个极有趣的笑话,眼睛笑得弯弯的,像厚云遮去的月牙:“真神奇呀,凡人能活上百年,他到底积了多少德——”
  “不过是个满口谎言又心狠手辣的男人,百年前他救我于黑市之中,留在身边抚养长大,我为他修成人形,重返人间,不料他x_ing情大变,为了几两银子将我卖给郭府做妾。”银狐心里有恨,她只是单纯想要反驳沈非欢的话,却又几乎咬牙切次地将心中难以掩饰的愤恨道了出来。
  沈非欢觉得有趣,自己随口胡说也能让银狐拿出一股较真劲:“做妾?你脖子上那封妖印是郭家留下的?这是当妾还是当奴呀……”说完又调笑起来:“以你姿色怎会才值几两银子,那人怕不是傻子?”
  银狐从沈非欢那y-inyá-ng怪气的声音里回过神,她自觉说了太多,此刻已然无言以对。
  沈非欢对她倒是越来越感兴趣了,见她情绪还在眼底没有散去,他干脆站起来溜到银狐身边,歪着头将自己那张俏皮的脸蛋映到银狐的视线里。
  “如果我没猜错,你分辨凡人靠的是味道吧。”
  银狐不明白他想表达什么,转头又要走。
  沈非欢露出遗憾的表情:“他的子子孙孙流着他的血脉,光靠味道去分辨,就算是他孙子的孙子,你也会当成他。”
  银狐愣了一下。
  沈非欢道:“人怎会活这么久,妖妃,你是认错人了。”
  “不可能!”银狐突然转头,她的指尖紧紧握着手中红绳,好像全部的情绪都在这儿:“我叫过他的名字,我叫他,他会应我。”
  沈非欢眯起眼:“凡人的名字随便取,不像妖怪那么麻烦,再说,只要他不是哑巴,你叫他什么他都能应。”
  银狐愣着没动,她眼睛看着沈非欢,心思没在沈非欢身上,过了一会儿,她垂下睫毛,掩盖了泛浮眼底的情绪。
  “你也别拐弯抹角,直说吧,带我来此处究竟作何目的了?”
  她听见了脚步声。
  对面来了不少人,他们点着火把,散发出火焰烧灼的焦臭味,他们边聊天边在喝酒,渗着令人不适的浓酒味,他们正毫无自觉地走,越来越近,这其间隐隐约约嗅到了郭见朝那令人作呕的恶臭。
  “我哪有拐弯抹角,不过是想更了解妖妃您。”沈非欢往后退了两步,银靴的跟踩进泥里,他察觉到周围的动静,是隐藏在暗处的妖怪伺机而动,恨不得蜂拥而上,把他撕成粉碎。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