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小说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奇幻 >

日月同归 作者:林漫(上)

时间:2022-06-20 02:32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强强 成长
简介:【已完结】剧情流 父母战死于诛魔之战后,苏折礼流落人界,受尽磨难后终于被带回六大仙门之首青芜。 他的师傅乐非道,也是青芜下任掌门,被迫收他为徒。 折礼乖巧知礼,心思细腻,察觉到向来x_ing情淡漠的非道心底里对收他为徒有抵触。 但虽有抵触,折
 简介:【已完结】剧情流
  父母战死于诛魔之战后,苏折礼流落人界,受尽磨难后终于被带回六大仙门之首——青芜。
  他的师傅乐非道,也是青芜下任掌门,被迫收他为徒。
  折礼乖巧知礼,心思细腻,察觉到向来x_ing情淡漠的非道心底里对收他为徒有抵触。
  但虽有抵触,折礼仍能感受他在尽他所能成为合格的师傅。
  可是,折礼发现,师傅有秘密。
  那纯粹无瑕的道心之下,似有一片y-in翳……
  青声仙逝,维系六派的纽带断裂,各派掌门连表面的友好都懒得再维系,盟约岌岌可危。
  情窦初开的折礼没来由地与非道置气,负气加入了下山历练的队伍,自此卷入了无边无际的诡事之中。
  烟断火绝的七潭村诡象,圣泉寺山灵异变,东南密林巨魔之乱,六派崩析,魔界动d_àng……
  他发现,非道与魔界少主关系匪浅,诛魔之战中父母之死另有隐情。
  太多谜题难猜,更不敌情字无解。
  暧昧,无心则无欲,有心则为诱。
  不知何时起,他们已被对方牵诱,百年,不抵片刻。
 
 
一、归山拜师
第1章 幻梦沉如醉
  余晖如血,孤鸿鸣断。
  这一片残墟废土之上,尸横遍野,一地幽魂。
  黏腻的血色自枯黄的残叶滚落,映着染血的素衣,乱发于风中飘d_àng,血腥弥漫,绵延赤色中,屹立着,行尸走r_ou_。
  自初时的哀嚎响起,至此时的寂静无声,黑暗中,似有狂笑,似有鼓掌叫好。
  乐非道!
  起伏的胸膛还跳动着那颗怀有无尽杀戮的心,血红的双眼中是无尽的仇恨,隐藏于黑暗中的恶鬼,似乎随时准备撕碎他的残躯。
  “乐非道!”
  血腥味充斥着鼻腔,寒冷中,非道听闻呼唤转醒,肩头微沉,那人正按着自己的肩膀,关切而严肃地注视着他,试图得到一些反应。
  他尝试着抬了抬手,黑暗中,沉重的镣铐声传来,与之相应的,是扑面而来的无尽血色,染满衣袍、双手、灵剑。
  胃里一阵汹涌澎湃的翻滚,他浑身冷得如气血凝滞,无法停止的战栗和干呕,令他匍匐于肮脏的血水之中。
  “非道!”熟悉之人仍在呼唤。
  非道终于拾回一丝理智,抬眸看去。
  原本应是脸的地方,空d_àngd_àng的一片苍白,与之相对的,是满脸血污、满眼仇恨的他自己。
  “滚!”他虚弱地一把将那人推倒,感觉到浑身的血都在沸腾,在叫嚣,在凶狠地试图撕裂他。
  那人自黑暗中消失。
  寒冷中,只余他的喘息声。
  身体却像是被撕扯,他抬头,无数只手从四面八方朝他伸来,与无尽的□□、痛苦、叫骂形成一张密网,将他囚禁其中。
  天地逐渐变得广阔,黑暗亦像更远处侵袭,他无助而疲惫地倒在地上,蜷缩在角落。
  “哗……”
  耳畔传来温柔的水声。
  意识随湖水d_àng漾开去,沉于每一个角落,在yá-ng光之下,随浪涛沉浮,唯有这般,才能获得片刻安宁。唯有这般,身上的血腥味,才能消弭。
  他早已分不清r.ì夜,亦不知漂泊了多少年,直至那无尽的平静与安宁之中,似被人投下了一颗石子。
  他很厌烦地看着那衣衫褴褛的孩子,从湖面往深处沉来。
  他是谁?
  游鱼惊慌地从折礼眼前游过,太yá-ng透过湖面照亮了自湖底升起的水泡。
  他悠然自得地在水中嬉戏了片刻,望着逐渐西沉的r.ì头,看着湖面如鱼鳞般的波光,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良久,像是做出了最终的决定,他深吸口气,朝水底扎去。
  脖颈上的宝珠被那水浪托出,给了他一丝慰藉。
  折礼,能不能留在青芜山,便要看今r.ì能不能通过试验了!
  一定可以的!
  他为自己鼓劲,坚毅地往水底而去。
  昏暗的水底,朦朦胧胧有一个光点,朝自己靠近。
  非道迟缓的意识捕捉到那湖底唯一的亮光时,那孩子好似呛了口水。
  是什么样的勇气令他一路潜到此处?他是不想活了吗?
  果不其然,在非道迟缓的思绪之中,那光点的轨迹变得斑驳,于无数气泡中沉浮挣扎,开始努力地朝湖面而去。
  可他离湖面已经太远,在那稚嫩的手再度耗尽最后一丝力气朝湖面伸去之时,他连呼吸的动作也消失了,完全地融入了黑暗之中。
  如沉重的铁块般,在游鱼的簇拥下缓缓沉入水底。
  眼见着蔚蓝色的湖面再度重归平静,似有风起,撩过一丝波澜,再度寂静无声。窥伺之人捏紧了拳头。
  “哗啦啦!”
  平静的湖面猛然如一面帷幕,被人推开,自其中缓缓走出一个赤脚素衣的男子,他怀抱那孩子,一步步朝岸上而去。
  温暖的yá-ng光撒在C_ào地上,非道将折礼俯卧放在地面,一道灵力落下,似一记重锤落在背部,那孩子猛然发出呛咳声,随即痉挛一般蜷在C_ào地上,猛烈地咳嗽着,似要把肺都咳出来才算罢休。
  早知如此,何必沉水。
  非道冷漠地看着他,与看地面上的一株青C_ào、一只蝼蚁毫无区别。
  他的目光再次落在折礼胸前晃d_àng的珠子上。
  噢?
  想必这就是自己在湖底看到的光点。
  那是一颗来历不俗的宝珠,他之所以出手捞这孩子,除了自小便被教育不能见死不救之外,还因为这颗珠子。
  它散发着熟悉的气息。
  像旧友般熟悉,熟悉……却又陌生。
  就好像五六岁时认识的朋友,十年之后错身而过的那种异样。
  他在记忆中思索,但,很可惜,完全没有关于这颗珠子身上气息的讯息。
  那孩子还在拼命地咳嗽,剧烈地喘息,但与非道没什么关系。
  他转过身,麻木地再度朝那湖水而去。
  一道灵力倏忽而至,非道利落地闪过,自己的去路已被人拦住。
  那人愤怒地瞪着自己,沧桑的脸上,连灰白的胡须都在抖动,不知是不是因为那孩子的缘故。
  “折礼!”他略带严厉地唤道。
  地上的孩子似得到什么不得了的命令,顾不得气还没喘匀,飞奔过来便将非道的腿抱住。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即便是气喘吁吁,满脸通红,连手都有些发颤,那孩子的这句话却仍旧清楚流利,他是不是练过?
  非道拧起眉头,只觉得十分荒唐,他看向青声,脸上写满了不满:“我不收徒。”
  脚上的禁锢猛然紧了些,那孩子抬起头来,颇有些可怜巴巴,他求救似的看向青声:“师伯……”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