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小说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奇幻 >

日月同归 作者:林漫(下)

时间:2022-06-20 02:26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强强 成长
第77章 诉情燃灯时 二人站在花海之中。 难怪师傅站在此处。折礼叹道,从这里往山下看,还真是美不胜收。 师傅,既然这里有放灯的习俗,不如我们也放一盏吧?折礼提着手里的天灯晃悠。 非道抬眸,自山风中回首,衣袂翩跹,耳畔发梢随风而动,眸光映入那片月色
 
第77章 诉情燃灯时
  二人站在花海之中。
  “难怪师傅站在此处。”折礼叹道,“从这里往山下看,还真是美不胜收。”
  “师傅,既然这里有放灯的习俗,不如我们也放一盏吧?”折礼提着手里的天灯晃悠。
  非道抬眸,自山风中回首,衣袂翩跹,耳畔发梢随风而动,眸光映入那片月色,温柔而沉静。
  折礼笑着看他。
  非道便随着他蹲下身,替他拿着那灯,折礼捏了个诀,朝那天灯中丢下火苗。
  二人扶着天灯起身,便见那灯晃悠悠地升上了半空。
  “哇,快看!”
  半山腰有人喊道。
  只见从那盏灯上,慢慢地开出桃花来,那桃花摇曳,花瓣随风而落,待花落尽,灯上的字显露出来。
  “平生无所愿,
  唯求一人心。”
  “那是谁的灯啊,还真是别出心裁。”底下的人不停感叹。
  “平生无所愿,唯求一人心……”非道念念有声。
  折礼红透了脸,挠头说道:“这……方才卢佘的朋友给我的灯,我不知道这灯上还有字……”
  非道笑了笑,并未放在心上。
  一时间竟不知是侥幸更多,还是失望更多,折礼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看着天灯上的字,他又想起在肖家湾钱二所说的话。
  “我听闻你同钱二说家中有前辈要成婚。”非道的疑惑十分诚挚,“哪个前辈?”
  折礼愣了愣,眼中原有的光又渐渐灭了下去,是啊,他头一热便拉着非道点了灯,险些忘了,非道同江师叔还有婚约……
  “前一段收到望江的信,说锦阖常来走动,想必是好事将近……”折礼蔫蔫地回道。
  非道似笑非笑地看他:“还有此事,我竟不知。”
  折礼听闻非道的回答抬起头来,心中多少有些意外,犹豫半晌,他试探着问:“我……我下山之时,也听到师傅同江师叔讨论联姻来着……”
  “怡然是提过此事,我回绝了。”非道遥望着夜空中沉浮如星河的光点,平静地陈述着。
  心头的乌云骤然间一扫而光,折礼望着非道,欢喜快要从嘴角偷偷溜出来:“那也就是说,师傅和江师叔没有婚约?”
  非道微微歪着头,挑眉看他,叹了口气,随即伸出手来。
  折礼有些疑惑地看着他的手。
  “原来是特意为我买的贺礼,那我岂有不收之理?”
  折礼瞪大了双眼,哑然失音,呐呐无言,慌乱地回道:“那……那往后师傅成婚再送不迟啊……”折礼说着说着,又有了几分失落。
  见非道仍不收手,折礼无可奈何,万分不舍地拿出那对佩玉,双手承到非道面前。
  非道笑了笑,将那对玉收入手中,低头细赏,又叹了口气:“既是你喜欢的物件,自当配在你喜欢的人身上。”
  折礼心头一颤,怔怔地看着非道。
  他脸上的笑意浅淡,像长辈那样谆谆教诲:“往后若是你有了心仪之人,待你们成婚时,我便将它还予你们。”
  兜头却又是一盆凉水,如坠十里寒冰。
  折礼默然垂头。
  非道见他闷着不说话,神色又复杂起来,斟酌片刻,凉悠悠地补了一句:“笺云……不行。”
  折礼微怔,心中百味陈杂,欲言又止几番,鼓起勇气问道:“师傅……厌恶断袖吗?”
  非道有些吃惊于折礼的直白,凝视了他片刻,瞧他满脸失落,心中不忍。
  于他而言,情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不懂得折礼为何会因此纠结难过,但也绝不是要他断情绝爱的。所以他其实没有那么多世俗的想法,只不过单纯在担心折礼所托非人。
  “凡人求姻缘,修道之人求仙侣,我以为都是为求相知相守、相扶相持之人,或许x_ing别不重要,但品x_ing良善却是最基本的。”
  “感情珍贵,真心难得,却也要谨慎,不要错付,更不要耽于情爱,忘却本身,不思进取。”
  原来他在意的是这件事。
  谆谆教诲随夜风入耳,折礼抬头,非道的眸中映着灯光,他侧首朝他看来,目光中是望之如海般深沉的关切。
  如父如兄,如亲如友。
  这份感情神圣不可侵犯,纯粹不容玷污。
  即便知晓了他或许对这种事并未抱有反感,可,也同样没有任何的机会。
  情,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它缘何而起,又将归于何处呢?它究竟是昙花一现的绚烂,还是海枯石烂的不渝?
  心事为一人牵绊,到底是不是件好事?
  发过一阵愣后,折礼又冷却下来。
  至少从目前来看,这份感情并不合适。还是暂且珍藏在心中吧,不过,若有一r.ì……
  若有一r.ì,时机契合,若他能光明正大地诉说这份心意,他也一定不要怯懦。
  又沉默了半晌,非道率先岔开了这个话题。
  “南屏山是丰裕城与东南密林唯一的屏障。”非道说。
  折礼还在出神,片刻之后,才恍然抬头,是他疏忽了,他过来时,便该察觉,非道的神色有几分凝重。
  他向那背后的连绵山脉看去,果然,此处毗邻东南密林,非道也这半山上,不是在看风景,而是在等风起。
  “过两r.ì你随我去一趟南面。”
  看来那边真出事了,折礼心想。
  以那狐妖所说,西南深林之中,人族的某些行动引发了林中的异变,导致林中原本和谐共生的妖类互相厮杀,争相逃命,才引来这些祸端。
  不知不觉已近子时,人群逐渐散去。卢佘早早便瞧见了非道同折礼在半山腰,他本想过去打招呼,便见二人同放了天灯。
  那盏天灯过于高调,毫无掩饰,他过于震惊,思绪千回百转,无论如何也猜不出非道二人竟是这般关系……不过如此看来,倒也还算合情合理?
  石化片刻,他觉得这世道大抵是有些不对劲。
  待他消化过这件事后,回头看自己家的别苑,再看苏萧二人。
  他又只能在路边叹气。
  成双成对的都是他们,孤独的只有自己……
  孟庭祎与朝辞在院里放了天灯,便在二楼小酌赏月。
  朝辞一向是个安静的人,孟庭祎也没有话头,二人便安安静静望月喝酒,孟庭祎不胜酒力,不由得有些微醺。
  朝辞从坐处起身,望月回眸,轻展左手,右手负在身后,腰肢柔软,似随风摆动,裙裾飘扬,恍若嫦娥下凡,又如月下j.īng_灵。
  孟庭祎看得痴了,迷醉间只见朝辞愈渐旋转至身旁,他昏昏沉沉的,就被按在那葡萄架的木栅上,还在怔愣间就被夺走了初吻。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