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小说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以下犯上 作者:墨锦几鲤

时间:2022-06-20 02:44标签: 现代架空 近水楼台 仙侠修真
首楼: 阮风兮是个出了名的小老虎, 嚣张跋扈,挥霍无度。 谁都知道遇上了这个小少爷, 一定要绕着走。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 此时, 这个小老虎正倚偎在一个男仆腿上, 哪儿还有往r.的威风, 撒娇的样子像只波斯猫。 袁岘,我屁股疼。 那我下次打轻点。 啊
 首楼:
  阮风兮是个出了名的小老虎,
  嚣张跋扈,挥霍无度。
  谁都知道遇上了这个小少爷,
  一定要绕着走。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
  此时,
  这个小老虎正倚偎在一个男仆腿上,
  哪儿还有往r.ì的威风,
  撒娇的样子像只波斯猫。
  “袁岘,我屁股疼。”
  “那我下次打轻点。”
  “啊?还打?你以下犯上!”
  “嗯,我最爱以下犯上了,我的小少爷。”
  锋芒不露对外狠戾对受温柔男仆攻X狐假虎威外嚣张内软萌少爷受
 
 
第一章 
  概要:“霸凌”
  华灯初上,都市的喧嚣纷扰了夜的寂寞。
  T市最大的酒吧宴色内,正在进行着一场“霸凌”。
  几个身着黑色西服的彪形大汉将一个年轻女子围堵在角落。那名女子约莫二十的年岁,身着一身鹅黄色的长裙。她表情委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围着她的那些人各个凶神恶煞,就差把不好惹三个字写在脸上了。而这些人身后的沙发上,一个染着橙黑色相间头发的男生,翘着二郎腿,跨坐在沙发背上,气鼓鼓地盯着那个女孩。
  酒吧的音乐震耳欲聋,跟着跳舞的人却少之又少。看热闹是大部分人的天x_ing,那些来寻乐子的人又怎会错过一场好戏?他们三五成群,不敢太过靠近,但目不转睛望着角落,生怕错过些什么。
  几个刚进来的年轻人显然搞不清楚状况,一个黄毛问门口的保安:“他们在干什么啊?今晚宴色是有什么特别活动吗?”
  “特别活动?”保安哼了一声:“特别活动哪儿有看小少爷欺负人j.īng_彩。”
  黄毛垫起了脚尖,抿着嘴探了几眼。他用胳膊戳了下身旁的保安:“兄弟,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保安还没说话,就见那橙黑色头发的男生突然站起,右手猛地向空中一甩,大把大把钞票飞了起来,在空中缓缓飘落。
  周围看热闹的人群同时发出:“哇哦!”的惊叹。若不是顾及着那几个凶狠的保镖,估计宴色早就乱成一团,开启抢钱大赛了。
  “看见了吧,”保安努努嘴:“看情形,是没包养成功,拿钱侮辱那女孩儿呢。”
  “卧槽,我也想被钱侮辱侮辱。”黄毛目瞪口呆。他咽了口口水:“撒钱这种事儿,我只在电视剧里见过,真没想到,这辈子还能亲眼目睹一次。哥们儿,那男的谁啊?这么豪!”
  “你怎么连他都不认识?”保安嫌弃地看了眼黄毛:“阮氏集团的公子,阮风兮啊。一个嚣张跋扈,挥霍无度的小少爷。在T市,根本没人敢惹他。”
  “为什么没人敢惹他?”
  保安斜着眼看向黄毛:“老虎的屁股摸不得知道吗?”
  黄毛似懂非懂:“那一会儿万一那边打起来,你们帮还是不帮?”
  “帮?”保安瞬间从兜里掏出一副墨镜,戴在脸上,双手伸向前方,空摸了两下空气:“不好意思,我是瞎子,我什么都看不见。”
  黄毛目瞪口呆,他佩服地竖起拇指:“兄弟,还是你会玩!”
  突然,阮风兮跳下沙发,向后转身。所有看热闹的人都情不自禁后退了一步,或是装做继续跳舞,或是对着彼此聊天,好像他们对刚刚发生的事情漠不关心。
  壮汉们排成了两排,人群也自动给这位少爷让了出路。
  阮风兮心情极好,哼着酒吧放的背景音乐,向着宴色外面走去,只留下那个女孩,手中抱着一大笔钱,泣不成声。
  眼见他们走远,黄毛才喘了口气,他拉住保安,感叹道:“兄弟,你看到了吗?这个阮风兮,长得可真漂亮啊!”
  “行了,”保安不欲再同黄毛说话,他摘下墨镜,放回口袋:“我要过去保护失足少女了。不然捧着那么多钱在手上,一会儿酒吧再出抢劫事故,那今天生意就别做了,我的饭碗啊,也就坚持不到明天了。”
  黄毛紧紧跟上保安,他太好奇了,这个拒绝阮风兮包养的少女,究竟长了个什么天仙的模样。
  保安大哥边走边警告了几个想要靠近女子的人,他蹲下身,满脸怜惜:“姑娘,别哭了,我们都知道你的不容易。但这里不是拿钱的地方,我先送你离开这里吧。”
  那少女抬头,Cào着浓重的乡音:“谢谢大哥,俺这就走。”
  看到少女脸的那刻,黄毛确定保安和他都一定有那么五秒钟的石化。不是别的,而是这失足少女长得也太难以形容了。国字脸,眯眯眼,面上还有堆麻点儿,活像个人形骰子。不能用好看来形容吧,就说能赶上阮风兮颜值的十分之一,黄毛都觉得是给了这姑娘天大的面子了。
  “这阮少爷,口味这么重的吗?”黄毛瞠目结舌。
  当晚,阮风兮逼良为娼,用钱侮辱人,欺人太甚就上了热搜。热搜上的照片是远距离拍摄的。那时候,那姑娘正在低头捡钱,乌黑的秀发挡住了她的脸庞。照相的人很有水准,静态图片竟然照出了姑娘捡钱时抖动的双手,似乎在通过照片诉说着悲伤与无力。
  一时间,掀起了一股谴责阮风兮仗势欺人的声音。但奇特的是,这个热搜只在网上停留了短短的两分钟,就消失不见了。而谴责的那些人呢,有的被封号,有的自己干脆就不再发言。这更让看过消息的许多人心中给阮风兮打上了猖狂的标签。
  因此,谁也没注意,有这么一条小小的标签:#阮风兮这么口重的吗?#静静躺在一个人无人问津的回复中,凄凄凉凉。
  T市阮宅内,袁岘正在帮阮风兮按摩。
  阮风兮赖赖地趴在沙发上,舒服地眯着眼,发出咕噜咕噜的哼唧声,活像一只波斯猫。
  袁岘最是知道阮风兮的喜好,他按摩的力道刚刚好,多一分则痛,少一分则轻。阮风兮习惯了被他照顾,根本不愿让别人来服侍自己。
  “好了,”袁岘将身旁温好的毛巾盖在软风兮的后背上:“我去洗个手,把j.īng_油洗掉。少爷想吃C_ào莓吗?后院刚摘的。”
  “嗯,要吃。要甜的,要你给我摘的。上次七婶摘得有几个都是酸的,我吃着牙疼。”
  “放心吧少爷,都是我摘的。”袁岘起身走进厨房,他洗完手,熟练地拿起刀,将每一颗C_ào莓顶尖的部分切下,放在装有银色水果叉的白瓷盘中,端到客厅。
  阮风兮此时已经坐了起来,袁岘忙将s-hi毛巾扔到一边,给阮风兮披上刚烘干好的浴袍,关切道:“等我来了再坐起来多好,万一感冒了可怎么办?”
  阮风兮笑着看向袁岘,也不说话,只是“啊”地张开嘴巴,需求不言而喻。
  袁岘宠溺地喂了他一口。甜滋滋的C_ào莓在阮风兮口中爆浆,粉嫩的舌尖卷着C_ào莓粒,在口中凝出一片殷红,染到了阮风兮的唇,使本就粉嫩的嘴唇增添了一丝x_ing感,美丽诱人。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