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小说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贵族男校 作者:郑九煞(下)

时间:2022-06-09 14:19标签: HE 校园 狗血 万人迷 多攻
第80章 怀疑 换社团的申请批准下来以后,简迟选择了一个看上去不那么出众的社团,摄影社。知道消息的张扬原本热情地邀请他加入网球社,但是出于对身体素质的考虑,简迟还是坚持最开始的选择,小众又不用消耗太多精力。 欢迎加入摄影社,没有基础不是问题,好
 
第80章 怀疑
  换社团的申请批准下来以后,简迟选择了一个看上去不那么出众的社团,摄影社。知道消息的张扬原本热情地邀请他加入网球社,但是出于对身体素质的考虑,简迟还是坚持最开始的选择,小众又不用消耗太多精力。
  “欢迎加入摄影社,没有基础不是问题,好好享受最后一年的课余活动最重要。”社长是一个看上去就知道脾气很好的RC,简迟前去提交资料时还对他表达了欢迎,这在圣斯顿有些难得。简迟稍微松了口气,看来这的确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
  现在只但愿邵航知道以后不会做出什么更加过分的举动。
  “安静一下,”杨峥上台清了清嗓子,没有像往常那样翻开教科书,“今天课程开始前,我需要你们填写一份表格,五分钟时间,链接很快放在大屏幕上,登录邮箱也可以看得到。不要交头接耳。”
  PPT切换页面后显示出一条网址链接,没有人在乎最后那句‘交头接耳’,教室里的氛围一下子喧闹起来。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简迟登录进那个网址,页面还在转动,张扬兴奋的声音迫不及待地插了进来:“简迟,你打算选哪个地方?”
  “什么地方?”
  话刚出口,页面加载了出来,一份关于出游地点的调查问卷让简迟明白了张扬的意思。往下翻了翻,可以选择的地点居然有足足三面多,简迟看见了‘诺克尔沙漠’,‘富丹雪山’这类以冒险而出名的地点,不由怀疑这是否真的是一份面向高中生的名单。这时刚好听到前面一个男生用格外高兴的语气说:“太好了,这次有富丹雪山,我好久没有去滑雪了。”
  看来这是他的问题。
  “这次的选择真丰富,还有奥尔林,我一直想去尝尝那里的美食,川临的餐厅都不正宗,”张扬一边翻一边感叹,“要是真的去了,学生会该下多大的手笔?”
  简迟问:“最后去的地点是看投票统计吗?”
  “主要是看投票,不过也要结合资金,时间和危险指数。如果很多人选了沙漠,剩下没有选择的人强烈反对,最后大概率也去不成。”张扬耸了耸肩。
  “还很人X1ng化。”简迟感觉这是圣斯顿为数不多的优点。
  一直很安静的闻川出声:“你有了选择吗?”
  “我还在看。”
  简迟下滑的手指停顿在‘欧洲航线游轮’和‘圣托约海岸’之间,这是唯一两个和水有关的地点。简迟对其他冒险没有太大兴趣,主要是缺乏经验,他已经能预料到如果前去野营,完全没有野外生存知识的他给所有人拖后腿时的画面。闻川不知道什么时候看向了他的屏幕,“你想去海边吗?”
  骤然拉近的距离让简迟可以嗅到闻川身上的气息,不是香水,也不是植物香,接近洗衣房里普通的肥皂味,有股淡淡不惹人反感的清新,遮盖着药膏的味道。简迟下意识往旁边移开一点,上次的事情让他对旁人的接触变得有些敏感,自然接上闻川的话:“嗯,我以前住在海边,到了川临以后一直没有再回去过。”
  他细微的举动让闻川眼底的暗色一闪而过,抿了抿冷硬的唇角,“选好以后告诉我。”
  简迟感觉闻川的语气似乎倏地变了一下,语句太短,来不及细致捕捉。五分钟快要到了,简迟有些纠结地按下了游轮的选项,海岸上的活动说到底都要围绕游泳,相比之下,他更倾向尝试一些没有试过的东西,主要也是因为这个选项看起来更像度假。
  上次的意外以后,简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去学生会见沈抒庭,单是在脑海里想到那个画面就感到坐如针毡。不用猜,他也知道沈抒庭又给他按上了新的罪名,纠结了一个上午,简迟还是绕向学生会的方向,他觉得沈抒庭一定不会拉下脸主动找他,既然这样,还是识趣一点,至少不能再留给沈抒庭指责他的机会。
  “简迟?你是要去学生会吗?”
  只是犹豫了那么几秒,简迟循声看向转角走来的白希羽。一段时间未见,白希羽看见他时稍显欣喜地喊了一声,比起原来克制不少,快步走近,“好巧,我刚刚从学生会出来。”
  简迟也接了一句‘好巧’,次数太多,他已经可以迅速接受‘何时何地都能碰见白希羽’这件有些脱离常识的事情,再离谱的事他都已经见识过,问道:“沈抒……会长在里面吗?”
  白希羽没有注意到他一时的嘴瓢,眨了眨灵动的眼睛,带着一丝不确定,“不知道,我刚才找了一个学长询问这次出游的事情,不知道费用要学生额外出还是学校全部包下,我不太好意思拿家里那么多钱。”说到最后,他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这让简迟意识到了他的疏忽,思绪飘了过去,“学长怎么说?”
  “他说旅行的费用由学生会承包,”白希羽说,“不过他后面好像还有事情要忙,没有把话说完,我也不太确定。”
  尽管白希羽说得的委婉,简迟也能猜想到对方会以怎样敷衍的表情回答一个特招生的询问,大概根本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上面。话题跳了过去,简迟想起来什么,迟疑片刻后开口:“对了,你知道白书昀这几天为什么没来学校吗?”
  他原本想问白书昀的情况怎么样了,那日意外以后,简迟一直寻找打听白书昀消息的机会。他想起白音年,那个极具压迫感,有些捉摸不透的白家大哥给他留下的名片,按照上面的号码拨过去,接起的是一个助理。他们牛头不对马嘴地聊了五分钟,才发现一个想要给钱,一个想询问白书昀的病情。
  最后当然是什么也没有办成。简迟思来想去没有给白希羽发去消息,那样他害白书昀发病的事情一定会被对方知道。以白希羽对他哥哥的袒护,知道以后大概不会轻易原谅他。回到学校避免不了碰面,简迟还是不想把这段关系也搞得太糟。
  所幸白希羽看上去没有起疑,叹了口悠长的气,心情稍显低沉,“哥哥的病情反反复复,这次又加重了。现在大哥不允许他出门,学校的事情只能再耽搁一阵,无论怎么样,身体最重要。”
  ‘加重’两个字让简迟的心咯噔了一下,白希羽后面稀疏平常的语气才让心情缓缓平复。平心而论,白书昀的确做了很多让他反感的事情,但如果真的是他害对方陷入生命危险,简迟也不会有一丁点报复成功的快感。还好从白希羽的神态来看,白书昀的情况再糟糕也应该不至于陷入‘危险’。
  “希望他快点好起来。”这句话没有关心在里头,但也不是一句假话,简迟实话实说。
  白希羽那双清亮的眼睛意义不明地闪烁了一下,抿了抿下唇,嗓音透着恰到好处的担忧:“是啊,希望哥哥能在出游前好起来,赶上这次难得的短假。”
  白书昀的话题引导简迟的思绪飘回那天包间里的对峙,其实直到现在,简迟也不能肯定白书昀就此放弃了针对他。白书昀也许为他看见自己狼狈的一面而加深恨意,也许为他的帮助抵消了厌恶,简迟更相信前者,后者只是他美好的期望。他不由得想起那天白书昀倒在地上,得知口袋里没有药时惊慌失措的眼神,后来简迟也想过很多次,为什么药不在白书昀的身上。
  那个眼神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白书昀显然格外肯定药放在了口袋里,疾病缠绕他数十年,不可能连这最基础的保护措施都粗心到忘记。那药为什么会不翼而飞?还是说真的那样不巧,掉在了半路?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