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小说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游戏皇帝觉醒后 作者:浮白曲(下)

时间:2022-06-09 22:57标签: 甜文 宫廷侯爵 宫斗 强强
第51章 子嗣 叫花j1工序复杂, 又是第一次制作,耗费了不少时间。等j1烤好,夜幕降临, 谢重锦已有些饥肠辘辘。 好了。陆雪朝见火候差不多了,拿出去吧。 两人转移到餐桌前, 用小锤轻轻一敲, 外头的黄泥剥落, 展开荷叶, 露出里头色泽枣红的j1, 霎时满室飘香。
 
 
第51章 子嗣
  叫花j1工序复杂, 又是第一次制作,耗费了不少时间。等j1烤好,夜幕降临, 谢重锦已有些饥肠辘辘。
  “好了。”陆雪朝见火候差不多了,“拿出去吧。”
  两人转移到餐桌前, 用小锤轻轻一敲, 外头的黄泥剥落, 展开荷叶, 露出里头色泽枣红的j1, 霎时满室飘香。
  谢重锦将整只j1拆分, 将j1腿肉和j1翅部分给陆雪朝。j1肉烤得已然熟透,轻轻一撕就从骨头上完全脱落。入口一尝, 金红表皮酥脆清甜,白嫩j1肉滑软肥嫩,夹杂着淡淡的荷叶清香,唇齿留香。
  吃惯了普通炒j1的做法,这独特风味让谢重锦耳目一新, 味蕾得到前所未有的享受。
  谢重锦已不知夸了多少次, 仍然夸不够:“得一清疏, 我可有口福了。”
  陆雪朝对叫花j1的味道也还算满意。第一次做新菜, 总归要尝试失败几回,这回能一次成功,属实难得。
  陆雪朝并不满足于此, 之后又开始研究制作以腊肉为食材的菜式,对着周子琰提供的烧饼秘方思索能够长久保存还味道好吃的干粮, 去民间跟酿酒的老师傅学习如何酿酒……一刻也不得闲。
  谢重锦也忙碌了起来。钦差证据搜集得差不多, 只等谢重锦一声令下, 捉拿发落。调查取证的琐事不用他亲自去做,这些大事还是要请示他之后才能有所动作。帝后就在江南,钦差不可能越俎代庖。
  于是继玉京过后,江南也迎来了一次大动荡。
  地方官本以为帝后来云州这么久都没动静,自以为能逃过一劫,不想不是没动静,是一闹动静就来个大的。
  先是云州与泉城知府都被革职问斩,与其同流合污的地方官都打入大牢一一查办,抄家的抄家,流放的流放,换上朝廷下派的可用之人。抄家得来的全部用于赈灾,本就是从百姓身上搜刮来的,最终都归还到百姓手里。
  原本黑暗腐朽的江南官场,被这么一整顿,霎时清明不少。
  除了清洗官员,今上还大力惩治了当地唯利是图的无良j1an商。凡与官勾结的,逃税漏税的,发国难财的,以次充好的,欺压工人的……全部都被查了出来。轻则补税罚钱,重则抄家斩首,大快人心。
  此外,今上又连下好几道御令。明令禁止瘦马行业,凡瘦马出身者,皆恢复良籍,可自行就业。买卖瘦马者,从前既往不咎,往后一律问斩。
  法无禁止即可为,瘦马行业本就是钻了律法不完善的空子,在过去不算违法,事后追究站不住脚。如今完善了法律,此后再犯就是绝对的违法了。
  但不追究的仅仅是买卖瘦马本身,拐卖本就违法,仍旧该查该罚。
  处置完贪官与j1an商,最重要的还是安置流民。
  虽有朝廷赈灾,给些米粮钱财只能解一时燃眉之急,真正要百姓长久安稳,是要他们有房瓦遮风避雨,有工作养家糊口。大水冲毁房田,许多人无家可归,无计可施。朝廷已招大量民工修水利,既为百姓提供工作,又能防来年水患,一石二鸟,也已出钱帮百姓修葺房屋,设立避难所。但终归僧多粥少,重灾区的土地被水淹没,还有些地方在水利工程规划中被设为泄洪排涝区,不宜再建造房屋,仍有大量流民居无定所。
  谢重锦与陆雪朝在一起商议这些流民的去处。陆雪朝想到南下一路见到大片荒地无人开垦,提议道:“不若让流民开荒,谁开的荒,那片土地就给谁,以此为嘉奖,能调动百姓开荒的积极X1ng。开荒需要大量建筑工人,如此又能解决许多生计。”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百姓建造房屋需要地契,买的是土地的使用权,整片国土实际上都属于皇室。当下流民缺土地,长黎还有那么多土地荒废,让流民开垦不是正好?
  在建设长黎,利用被浪费的土地的同时让难民得以安身立命,还产生大量工作岗位,怎么想都不亏。
  谢重锦略一思索:“就这么办。”
  种种政策下来,落实到民间,大多都是叫好声。
  有上了年纪的老人不愿意背井离乡,但大部分人虽心有不舍,却并无异议,遵照朝廷的安排。天灾迁徙的事也并不罕见,百姓要的,不过是一个安身之所。
  或许很多年后,他们会回到这里,回到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落叶归根,又或许,他们会成为另一个地方子孙后代的祖祖辈辈。
  _
  云府。
  云遥听到朝廷颁布的种种政策,在听到“禁止瘦马行业”这一项,云遥眸色一动。
  “圣上是个明君。”
  能够清贪官,惩j1an商,安万民,今上无疑是个关心民生的好皇帝,但连“瘦马”这种下等人的存在所遭遇的迫害都能注意到,都能专门为此增加一条律法,这是真的泽被苍生,怜悯世人。
  入贱籍的人算不得良民,是可以被随意买卖打杀的,很少有上位者眼里能看到这些人的存在。但今上看到了。
  云遥自身就是瘦马出身,他是因家贫自小被父亲卖给人牙子,但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在人牙子那里,还有很多与他同龄的孩子,许多都来历不明。或许昨日还是父亲怀里疼爱的宝贝,今日就被拐来做了草芥。
  瘦马一生注定悲剧。他们有的容貌美丽,有的才情不浅,有的精明能干。但再优秀,都只是件待价而沽的商品,是没有人格的被视为玩物的存在。普通家奴尚且有靠双手干活吃饭的尊严,瘦马因诞生的意义就是供人亵玩,一生都得不到真正的尊重,仿佛生来就是为了在床榻上取悦人。像云遥这样幸运的人是极少数,大多数瘦马没资格被明媒正娶,做妾做妓,都是一生凄苦。
  云遥的出类拔萃让他得以改变命运,他成为江家少夫人后,想过要去拯救别的瘦马的命运,结果发现难如登天。
  江家可以救下云遥一个瘦马,但无法救下所有瘦马。
  这一条产业链背后牵动的是无数人的利益,人贩,富商,官员……民不与官斗,就算江家腰缠万贯,也无法撼动。
  但皇帝可以撼动。
  云遥不喜欢权力。他看到的只有江南官员滥用权力下的黑暗,腐败,糜烂。权力的巅峰是皇权,皇权若掌握在昏君手里,那是举国之难。
  若皇权归于明君,则举国同庆。
  江岳感叹:“是啊。”
  江南官商基本一丘之貉,江家不肯同流合污,本地官员早看不惯。但江家家大业大,光是一个“易孕药”就结识不少玉京的达官贵人,更有其他三国的显贵重金求购,因而都不敢欺压。
  其他富商眼红,明里暗里说江家假清高,想尽办法抹黑打压。
  当举世皆浊一人独清,清白的那个总要被恶意中伤。
  幸而当今圣上是个明眼人。
  最近圣上严查,江南官员有问题的纷纷落马,对各行各业也展开彻查,一时富商们人心惶惶。
  人人自危之际,只有江家悠闲地吃瓜看戏。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再查也查不到他们头上。
  比起这个,江岳更着急的是另一件事。
  “那位陆神医,究竟何时会来?”
  云遥苦笑:“这……我也不敢确定。”
  那日他一回来,就将遇到神医的事跟江岳说了,还特意吩咐门房,若有持他名贴的人来拜见,务必恭敬迎进门。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