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小说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丧病小区保卫战 作者:海鶄落(下)

时间:2022-06-13 11:35标签: 轻松 HE 丧尸
第48章 疑惑在心口难开,厕所在旁方便难 房间里格外安静,两个人各怀心思都没有说话。 凌青为了让自己表现得自然一些,垂着眼不同易成礼对视,而是拿起一边布洛芬的说明书仔细阅读,即便那上面密密麻麻的字他是一个都看不进去。 易成礼肯定正在心里想他强迫
第48章 疑惑在心口难开,厕所在旁方便难
  房间里格外安静,两个人各怀心思都没有说话。
  凌青为了让自己表现得自然一些,垂着眼不同易成礼对视,而是拿起一边布洛芬的说明书仔细阅读,即便那上面密密麻麻的字他是一个都看不进去。
  易成礼肯定正在心里想他强迫了谁,估计是在一个一个排除,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想到自己身上。如果他想到自己身上,他会怎么做?
  凌青心中不安,等待着易成礼的反应,决定见招拆招,以不变应万变。结果易成礼同他不谋而合也是心中忐忑,在等他的反应。
  自己强迫了凌青这个想法出现的一瞬间,易成礼先是茅塞顿开,明白了为什么凌青一开始对自己的态度那么排斥,还十分抵触和自己的肢体接触,真相原来是这个!
  紧接着就是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强迫凌青呢?
  他不得不承认,凌青身边的所有人加起来,都不如凌青本人符合自己的审美。尤其是他洗了头发摘掉眼镜之后,没有了平常的冰冷,整个人都柔和下来。
  平时相处的时候,他也没有让人讨厌的地方。
  是见色起意?还是日久生情求而不得走入癫狂?
  他疑惑他不解,开始深度剖析自己,结果是越想越心慌,决定先吃一片布洛芬压压惊。
  一片药下了肚,心理作用无限大,易成礼原本慌乱的内心平复下来,他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正在看布洛芬说明书的凌青,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不敢开口问是不是他,因为就算问了估计也得不到回答。而且追问也是二次伤害,要是把凌青惹火也没自己好果子吃。
  易成礼想了又想,猛喝一口热水壮胆之后才开口试探着问:“为什么你不早点告诉我这件事情。”
  来了!
  凌青眉头挑了挑顿了两秒才开口:“我又不能因为现在还没发生的事情给你定罪。而且就是一个梦,万一你跟梦里是不一样的人呢?”
  好理智的人儿!
  易成礼连连点头:“确实,梦和现实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凌青放下手里掩饰自己紧张的说明书,努力镇定看向他说:“再说了,我不说你还不一定会往那边想,要是我说了你一听放在心上了,真的走上歧途了怎么办?”
  “中肯,确实也有这个可能。”
  易成礼下意识一边附和一边看向凌青,两个人对视片刻视线再一次分开,只是这一次先低头躲闪的人变成了易成礼。
  他现在有些不敢看凌青的脸,心里有点委屈也有点心虚,不知道梦里的事自己应不应该负责,也不敢想自己究竟对凌青做了什么。
  可以确定是一些热辣滚烫以至于让凌青被自己碰一下反应都很大……
  易成礼一顿,突然想起最近凌青好像对自己碰触没有那么大反应了。
  “你的头又开始疼了?”凌青见他一直沉默,主动开口问:“需要我叫孟医生过来再给你看看吗?”
  “不用不用,我头已经不疼了。”易成礼表示布洛芬已经发挥作用,他现在根本感觉不到痛。
  凌青见他没有追问的意思,稍微松了一口气,点点头说:“那你先休息会吧,我提桶去外面打个水。”
  “打水?打什么水?”易成礼疑惑,“家里不是还有水吗?而且小区里也没有水井啊,难道说我们出门一趟,他们自己挖出地下水了?”
  凌青:……
  凌青:“如果真的在没有专业工具和指导的情况下挖出地下水,我们曼哈屯业主这种不怕吃苦的精神,不上个感动中国我都不同意。”
  他道:“家里的水要留着洗澡洗漱洗衣服,直接冲厕所太浪费了,所以我提桶去人工湖里打点水,用来冲厕所。”
  易成礼一听立刻说:“我去,今天是我冲的厕所用的水,应该我去提水。”
  他现在急需换个地方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好好思考一下自己成为变态的可能X1ng,一听凌青这个话,立刻起身冲到厕所门口准备提桶跑。
  “你的头真的没事吗?”凌青站在门口看他穿鞋,皱起眉道:“我去就行了,你别又摔跤磕到头了。”
  易成礼表示一个人不会两次掉进同一条河里,那么自己也不会一天被狗撞倒两次,肯定没有问题。
  提着两个空桶飞快下了楼梯,推开单元门确定自己已经远离凌青的视线之后,易成礼才长长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了下来。
  他朝着湖边慢慢走,开始思考凌青和自己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化学反应,能让自己变成了狼人模样,然后开始了一段狼爱上羊啊爱得疯狂的禁忌故事。
  但是凌青也不是什么温顺的小绵羊,是一羊角能把敌人肚子顶穿的头羊,怎么可能会就那么简单被自己强迫呢?
  易成礼一顿,突然有个大胆的猜想——
  会不会是凌青是因为在梦里被自己迫害之后才变成这样呢?
  他脚步一顿停在原地,有些不敢继续再想下去,正在这个时候右肩上突然拍上一只手,吓得易成礼大叫一声。
  连德华被他吓得脚下连蹦带跳,嘴里叽哩哇啦巴拉巴拉,用了十几秒才冷静下来,拍着胸口问:“易哥,你提两个桶站在这里干什么呢?”
  心里有鬼的易成礼喘了两口气说:“没事,我准备去湖边提点冲厕所的水去。”
  “哦哦,我刚听别人说你撞着头了,看你站在这里不动还以为你病情恶化了。”老大受伤,作为精神跟班的连德华必须前来表达一下他的关心。
  “谢谢你,但是病情恶化纯属捏造,不信谣不传谣。”易成礼顿了顿问:“上午我不在小区没有出什么事情吧?”
  连德华作为易成礼的眼睛耳朵,一秒钟进入工作扮演状态,压低声音说:“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两家人因为楼房不隔音吵了两句,楼下说要报警把楼上抓走,楼上说让他快点打,电话能接通他倒立转花手。”
  易成礼:“这个只要两家人没打起来就不用管,还有别的吗?”
  “哦,不知道是谁缺德,家里没水冲厕所跑小区里草地上拉野屎,被出来健身的肖阿姨踩到了,j1飞狗跳骂了一上午了。”连德华道。
  易成礼:……
  易成礼:“有没有一种可能,是狗狗拉了主人没有捡起来呢?”
  连德华:“可是那时候狗狗都还没有出来散步啊,大家每条狗都去问了,狗主人都对天发誓说绝对不是自己家里的狗,如果是他们把狗屎吃了。”
  易成礼:“其实也不用发这么毒的誓。”
  但他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事情,沉默了两秒问:“后面怎么办的?颜帅没出来说话吗?”
  “出来了啊,但是他就是打圆场呗,让大家都尽量少喝水少拉屎。”连德华说着一顿,“对了,他刚刚还找你呢,就是说要严肃讨论停水以后大家上厕所的问题。”
  上厕所的问题再严肃讨论,那该拉还得拉,天要下雨人要拉屎,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生理活动,难道还能扼杀掉人类的天X1ng?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