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小说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一后四妃 作者:不写大纲(下)

时间:2022-06-15 09:01标签: 古代 穿越时空 攻受不明 宫廷侯爵
第47章 万里银沙卷山关7 咯吱。 云晓还在感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声音,云晓回头,就见庭哥顺着梯子爬了上来。 庭哥无声的走到云晓的身边,在她身边落座,把怀里揣着的两个酒囊拿出来递了一个给云晓。 云晓拔出酒塞,浓烈的酒味冲鼻而来,是戈壁烈酒。 戈壁
第47章 万里银沙卷山关7
  “咯吱。”
  云晓还在感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声音,云晓回头,就见庭哥顺着梯子爬了上来。
  庭哥无声的走到云晓的身边,在她身边落座,把怀里揣着的两个酒囊拿出来递了一个给云晓。
  云晓拔出酒塞,浓烈的酒味冲鼻而来,是戈壁烈酒。
  戈壁晚上太冷,这种烈酒是驱寒的不二选择。
  庭哥看着远方默默地灌了一口。
  云晓瞅瞅手里的酒囊,又瞅瞅庭哥,一咬牙,也灌了一口。
  就当是喝了一口纯伏特加。
  这一口下去如同吞了一块火炭,喇的嗓子生疼,到了胃里又开始剧烈的“烧”起来,“烧”的四肢都打了个激灵。
  体内的寒气散开了不少,云晓呼出一口白气,觉得暖洋洋的。
  “你多大了。”庭哥突然问道。
  “啊。”云晓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嗷嗷,多大啊,二十一了。”
  登基那年系统设定她是十七,现在是天问四年,也就是二十一。
  “二十一啊。”庭哥低着头重复了一遍。“弱冠之年就要管这么大的国家,感觉如何?”
  云晓倒是没想着他会问这个问题,仔细的考虑了一下,答道,“感觉不太好。”
  庭哥一挑眉,“哦?天下之主不太好?”
  云晓嗤笑一声,“什么天下之主,我呢,小时候不受待见,连叛军都不记得我这个皇子,登基了就更惨了,朝中有虎,疆土环狼,我这驱狼逐虎的,你觉得有多好。”
  “可你拥有的却也让世间所有人羡慕”庭哥眸子沉了沉。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云晓笑了笑,“我所求的又不是这些,我本来不过是想安稳一世,自保度日,但是我答应了一个人要当个好皇帝,承诺了那我就要做到啊。”
  庭哥深深的看了云晓一眼,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语气平淡,“早点睡吧,明早起来干活,我家不养闲人。”说完便转身下了屋顶。
  云晓撇撇嘴,又灌了自己一口酒,起身也下了房顶,回屋睡觉。
  “晓叔叔……”
  “晓叔叔醒醒……”
  “晓叔叔快起床!”
  云晓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喊自己,强行把粘在一起的眼皮睁开,就看到阿凉转身跑了出去。
  也不知道是酒的原因还是被窝太温暖的缘故,云晓这一觉睡得十分安稳。
  “阿爹我把晓叔叔叫醒了!”阿凉在屋外说道。
  “他这几天过的提心吊胆,你就不能让他好好睡一觉。”女子有些嗔怪的声音传来。
  “你怎么为了个外人凶我啊。”庭哥语气又软又委屈。
  噗!
  要不是云晓亲耳听见她都不敢相信这话这语气是庭哥嘴里说出来的。
  云晓换好衣服,叠好被子,出了自己的屋子,屋外一家三口已经在桌上落座了。
  阿嫂看到云晓出来,热情的招呼道,“外面有刚烧好的热水,快去洗漱,洗漱完了好吃饭。”
  “谢谢阿嫂。”云晓不自觉的咧开笑。
  “哼,心真大,就这样还当皇帝。”云晓刚坐下,庭哥便扔过来一句嘲讽。
  云晓呼噜噜的喝了一口热粥,自从听了刚刚庭哥那个委屈语气,云晓就明白庭哥是个外强中干的妻管严……
  “庭哥。”阿嫂唤了庭哥一声,庭哥马上低头喝粥。
  看,有阿嫂护着她,稳得很。
  “晓叔叔,皇帝是什么啊?和村长一样么?”阿凉双眼发光的看着云晓。
  云晓笑笑,“是啊,皇帝就是一个村长,只不过管的村子很大,管的人很多。”
  “嗷!那晓叔叔好厉害啊!”
  “所以,等阿凉长大了,也去晓叔叔的村里玩好不好啊。”云晓笑着道。
  “好啊好啊!”阿凉使劲的点头,“阿娘,长大了你带我去晓叔叔的村子里玩好不好。”
  阿嫂没有应声,只是笑着给阿凉擦了擦嘴。
  早饭吃完,云晓被庭哥叫出了屋子,庭哥从马厩里牵出两匹马,把其中一个缰绳递给云晓。
  云晓不解的接过。
  庭哥面无表情的开启嘲讽模式,“也不知道你这个皇帝怎么当的,马都不会骑,在戈壁不会骑马是不行的,今天教你骑马,学会了好去干活。”
  云晓看着这高头大马犯愁,庭哥倒是一个帅气的翻身就到了马背上,云晓抓住马鞍,双腿用力一蹬,上半身总算是挂在了马上,然后就在庭哥忍俊不禁的目光中,左蹭蹭右蹭蹭,好不容易把整个人蹭了上去。
  也就是家养的马温顺,庭哥又在一边,否则就云晓这个蹭法还想上马?两蹶子云晓就得下去。
  庭哥在云晓上马的一瞬间,眉目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并且眼神还带上了浓烈的嫌弃,云晓面目自然,脸皮十分厚,对于庭哥的目光视若无睹。
  庭哥教授了一些骑马的技巧,让云晓慢慢的在外面溜了几圈,一上午就这么晃晃悠悠的过去了。
  云晓下了马,觉得四肢都是僵的,主要是脚下没有借力,整个身体的平衡就很难把控好。中午用了饭,云晓就开始动手做马镫。
  云晓的马镫整整做了十天,才终与做出一副差不多的马镫。
  当庭哥看到云晓撒了欢的在外面跑马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云晓脚下踩得东西,也明白云晓就是因为这个才敢骑得这么“放肆。”
  其实云晓学的挺快,就是胆小放不开。
  云晓看到庭哥,一挑眉,眼神询问,“怎么样?”
  庭哥走到云晓的身边,拍了拍马头,又对着云晓道,“下来。”
  云晓潇洒的下马,庭哥翻身上马,脚踩着马镫,溜了两圈就发现这东西的作用了,下了马诧异的看着云晓,“你们大秦,什么时候有这东西了。”
  云晓笑的欠揍,“刚有的。”
  庭哥复杂的看着云晓,转身走向自家的院子,头也不回的道,“回家吃饭。”
  “诶!”云晓答应的痛快。
  她这些天过的非常舒心,上午就学学骑马,下午就做马镫或者陪阿凉玩,晚上和庭哥扯扯淡喝喝酒,虽然大多时候都是她在说。
  庭哥似乎很喜欢听这些事,把云晓这几年入北地,平叛乱、推新政的事打听的清清楚楚,只是每次云晓说完,他都要沉默许久。
  云晓来到这个村子的第十三天,出事了。
  村里的人骑马飞奔穿过整个村子,有广夏语大声的呼喊着什么,云晓听不懂,庭哥和阿嫂倒是脸色十分难看。
  庭哥骑上马,背上弓箭,挂好刀,对着阿嫂说了一句话。
  阿嫂面色十分难看,眼中更是蕴起了泪珠。
  庭哥临走时深深的看了云晓一眼,同往常一样什么都没说,骑马离开。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