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小说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细腰 作者:冉尔(上)

时间:2022-06-11 09:39标签: 欢喜冤家 宠文 扮猪吃虎
文案 黑莲花上位记 嫁入王府的冲喜世子妃,看起来安分守己,一心侍奉瘫痪在床的世子,却无人知晓,他美艳的皮囊下藏着一副黑心肠,心里想的,也压根不是世子,而是世子那权倾朝野的爹 双x_ing扒灰 第1章 所欢被抬进王府的时候,盛京城刚落下第一场冬雪。 城
 文案
  黑莲花上位记
  嫁入王府的冲喜世子妃,看起来安分守己,一心侍奉瘫痪在床的世子,却无人知晓,他美艳的皮囊下藏着一副黑心肠,心里想的,也压根不是世子,而是世子那权倾朝野的爹……
  双x_ing扒灰
 
 
第1章 
  所欢被抬进王府的时候,盛京城刚落下第一场冬雪。
  城里的人都说,小道长这回铁定出不来了。
  王府的老太妃为了给瘫在榻上的宝贝孙儿讨个媳妇儿,就差没拖着一把老骨头,直接求到天子面前了。
  所欢进府,就如同那r_ou_包子打狗,注定了有去无回。
  可没人会为所欢打抱不平,因为他是个道士,还是个名震盛京城,不那么清白的坏道士——这世间,道士千千万,唯有所欢是从青楼里出来的双,长了张狐媚的脸,天天靠哄男人骗香火钱。
  这样的人和王府里那据说活不过十八岁,随时会蹬腿的可怜世子,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北风凛冽,残月如钩。
  所欢乘坐的破旧小轿停在了王府的偏门前。
  看门的家丁循声探出头,与抬轿的轿夫使了个眼色。
  轿夫会意,低声道:“人接来了,就在轿子里呢。”
  家丁“哧”了声:“这个时辰,老太妃早歇下了,他来了也见不着。”
  “嗐,人也不是来见老太妃的啊,”轿夫将声音压得极低,生怕呼啸的风将自己大逆不道的话传到轿中人的耳朵里,“还不是为了世子的病。”
  家丁兀地蹙眉:“世子吉人自有天相,快闭上你那张乌鸦嘴!”
  轿夫连忙噤了声。
  家丁揣起手,顾自发了会儿愣,直到听到轿中传来几声低低的咳嗽,才回过神,快步走过去,挤出一张谄媚的笑脸:“小道长,下轿吧。”
  话音刚落,轿帘已经被白玉似的手掀了开来。
  那手宛若天上冷清清的月光,淡淡一抹,连腕间青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见。
  家丁不自觉地抬起胳膊,扶住了那只手,继而被冻得打了个寒战。
  他握住的,哪里是手?
  简直是天上纷纷扬扬落下的初雪。
  “小道长……”
  身着道袍的所欢从轿中走了出来。
  如今的大周崇尚道法,都城盛京,道士横行。
  家丁口中的小道长,所欢,也是一副修行之人的广袖流仙打扮。只是,他身上的道袍黯淡无光,朴素至极,一看就是寻常的麻布布料,衣角上甚至有蹩脚的补丁,若不是他腰间挂着象征道士身份的玉佩,家丁都不敢让他进王府的门。
  既然看见了玉佩,家丁的目光免不了在所欢的腰间逗留。
  也不知是道袍过于宽大,还是他年岁尚浅、身形消瘦,盈盈细腰竟如柳叶般婀娜多姿,让人看了就忍不住再看一眼,满心遍生荒唐的欲念。
  家丁强压住怦怦乱跳的心,暗自抱怨:不怪人人都骂所欢是上不得台面的狐媚子,他就算穿着道袍,也压不住勾人的S_āo劲儿!
  至于所欢的脸……家丁是不敢看的。
  这可是未来的世子妃,哪怕只是用来冲喜的,他也不敢逾矩。不过,单就说所欢的身段,那真是比盛京城里最知名的花魁妖娇多了。
  家丁生了轻慢之心,却也不敢真的宣之于口。
  毕竟,世子能不能挺过这一遭,就看所欢的了。
  楚王府的世子,说好听点,得的那叫弱症,说难听点,就是个瘫子。
  老太妃自世子降世起,便将宫里的太医都搬了出来。可惜,这打娘胎带出来的病气,大罗金仙再世也驱散不了,仅仅能吊住一条命罢了。
  苦命的世子熬啊熬啊,熬到今年冬天,总算能勉强坐起身了。老太妃喜极而泣,差点办酒席,可惜,她还没高兴几天,世子就栽在榻上,进气少出气多,一副随时会撒手人寰的模样了。
  老太妃赶忙找来太医一看,这才意识到,世子前几r.ì的“j.īng_神”,原是垂死时的回光返照!
  这可把老太妃吓坏了。
  楚王府上上下下,就这么一根独苗,若世子的命真的保不住,楚王岂不得断了香火?
  老太妃走投无路之下,想到了“冲喜”的昏招。
  只是,她想要冲喜,盛京城里却未必有人愿意当冲喜的冤大头。
  老太妃刚安排人偷偷摸摸地合八字,达官显贵家的少爷小姐就纷纷闭门不出,或是干脆放话,说自个儿有了婚约,赶明儿就成婚!
  甚至于,连平民百姓都得了风声,不往王府前凑。
  老太妃四处碰壁,急得上火,伏案写了御状,准备拼上一条老命,为孙儿求个指婚,恰在这时,有人递上了所欢的生辰八字。老太妃病急乱投医,命人急急地合了所欢和世子的八字,也不知是她平r.ì里烧的高香起了作用,还是世子命不该绝,居然还真算出个上上佳的结果来。
  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所欢名声不好,却是个实打实的道士。
  本朝圣上醉心炼丹术,连带着道士的身份水涨船高,如此一人当个冲喜的世子妃,说出去,也不算太难听。
  再者,所欢是个能生的双,世子有望留后,老太妃就是再嫌弃他,也不得不承认,他是最好的人选。
  于是乎,所欢就这么被“请”进了楚王府。
  说是“请”,实则,只是将他用破轿抬到了偏门前。
  雪落无声。
  所欢拢着衣袖,抬腿迈过了门槛。
  月光冷清清地铺洒在地面上,映得地面宛若冰冷的铜镜。他在上面遍寻不到自己的身影,只看到一抹又一抹惨白的鬼影。
  “小道长?”家丁见所欢停下脚步,连忙催促,“晚来风急,小道长还是快些走吧,若是着凉染了风寒……小的得被剥皮抽筋啊!”
  所欢“嗯”了一声:“劳烦你带路了。”
  家丁浑身一个激灵,没想到他连说话的声音都这么好听,膝盖发软,竟生生跌跪在了地上。
  他是个粗人,不知道如何形容所欢的声音,只觉得比富贵之人腰间订玲作响的玉石还要悦耳,不由涨红了一张脸:“小的……小的没注意地面的冰,在小道长面前失了礼数,实在是罪过。”
  家丁狼狈地爬起来,语气放柔了许多:
  “小道长,您也小心些。”
  所欢又“嗯”了一声,只不过,这回嗓音里掺着笑意。
  家丁愈发脸红,恨不能将脸埋进胸口。
  他匆匆将所欢送到王府偏院,便头也不回地逃开了。
  而家丁再次见到所欢,已经是三r.ì后的事了。
  这r.ì,世子的病情再次加重,躺在榻上,靠百年老参熬的汤续命。
  老太妃原本想等个良辰吉r.ì,将所欢送上世子的床榻,如今,却是再也等不及了,不管旁人劝阻,在大凶的r.ì子里,派人将所欢请到了面前。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