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小说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不解契 作者:小葵咕(一)

时间:2022-06-09 23:23标签: HE 甜宠 情投意合 权谋
题名:不解契 作者:小葵咕 简介: 又名《我和我的小狐狸精》(bushi) (伪)狠戾y1n鸷(真)温柔专情攻X(伪)冷漠禁欲(真)甜软腹黑受 名震天下的重央三皇子夜雪焕,因为一条线索秘密南下,没钓到想要的鱼,却捡到了拿鱼钓他的小猫儿。 小猫儿牙尖爪利,
  题名:不解契
  作者:小葵咕
  简介:
  又名《我和我的小狐狸精》(bushi)
  —
  (伪)狠戾y1n鸷(真)温柔专情攻X(伪)冷漠禁欲(真)甜软腹黑受
  名震天下的重央三皇子夜雪焕,因为一条线索秘密南下,没钓到想要的鱼,却捡到了拿鱼钓他的小猫儿。
  小猫儿牙尖爪利,抱起来却甜软温驯,外能治敌斗权佞,内能持家暖被窝。
  三皇子爱不释手,想就这样圈在怀里养一辈子。
  管他有什么无法过去的过去,管他是什么不该存在的存在。
  陈年旧案也好,前朝遗事也罢,无非是牵着手一起迈过。
  回到主人身边的小野猫,再也无法重归于孤独。
  —
  食用指南:
  1.作者地理废+历史盲,地名瞎j1er取,官制瞎j1er编,背景瞎j1er架空,球考据党放过
  2.小学j1级别政斗,谈恋爱就好了玩什么权谋
  3.主角配角都冷漠无情没有心,杀人放火上大刑,封建社会的圣母只能活两集
  4.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全路段已实行交通管制,超速车辆汇入隐藏隧道,你们懂的
  5.偷偷开了个小围脖→@咕咕咕咕葵 隧道自取 欢迎骚扰_(:з」∠)_
  6.给点评论叭球球了QAQ真的很想知道大家的感想!!!
  Tag列表:甜宠、情投意合、权谋、HE
 
 
第1章 野雀
  庆化二十九年腊月二十三,小年。
  是夜,华灯初上,鸾阳城内人声鼎沸。虽说地处西南,远离皇权中心,说不上是繁华之地,但年关将至,自然到处都喜气洋洋。
  “……只见世子领着先锋部队一路杀开,所向披靡;四殿下手中长弓如满月,箭无虚发……”
  此时,在鸾阳城最大的酒馆归心楼里,说书先生正在舞台上讲得吐沫横飞。
  这位先生姓李,在当地小有名气,身材矮小精瘦,中气却很足,偌大的酒馆里回响着他抑扬顿挫的雄浑声线;讲的是重央四皇子与延北王世子平定漠北的光辉事迹。
  虽说是两年多前的事,但本朝以来少有战乱,年轻将领首次领兵便获大捷,这种振奋人心的故事,自然最为人津津乐道。
  一段讲完,全场掌声雷动。
  归心楼虽说只有两层,每层却有寻常建筑两倍高,一楼中央是一方巨大的圆形舞台,二楼是环形走廊的设计,整个大厅全然挑空,一进门便可看到气势恢宏的朱漆大梁和十二根盘龙柱。
  这样一家金碧辉煌、车水马龙的酒楼,老板却是一位女子,平日里爱穿红衣,于是得了个红姬的诨名。至于真正的名姓,反倒无人在意。据说红姬与西南总督之间有些私情,官商勾结,生意自然越做越大。
  这位人过中年却余韵犹存的老板此时就倚在舞台后方的盘龙柱上,脸上笑意盈然,简直合不拢嘴。今日是小年,按照重央习俗,人人都要出门上街,相互道贺祝福,直至夜半方归。归心楼中座无虚席,红姬特地请了这位李先生来为客人说上几段。而事实证明她的选择相当正确,李先生讲得眉飞色舞,观众也听得十足尽兴。
  外面是凛风猎猎,归心楼里却烧着暖炉,加之宾客满棚,融融暖意烘得人直冒汗。鸾阳城是西南重镇,人口密集,每逢节日更是热闹,酒水菜肴流水般从厨房送出,欢声笑语此起彼伏,一派繁荣盛景。
  然而,在二楼的雅座,被竹帘隔开的一方小空间里,气氛却似乎与此时的归心楼不太搭。
  雅座之中摆着三张黄梨木几案,地上铺着羊绒软垫,中央一台精雕细琢的紫铜熏炉,一看便知是贵宾待遇。
  “想不到西南倒也别有意趣。”
  坐于上首的青年悠悠一笑,一双凤目中光华流转,“还道只有丹麓的小年才这么热闹。”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你亟雷关是荒郊野岭,我雪鹄关可是水美草肥,别说得好像北境倒不如南境似的。”
  右手边的黑衣青年自顾自地斟了杯酒,将酒液送到鼻下深深吸气,神情陶醉,“不过这西南的百花酿是当真香得很。虽不如北境的酒烈,却别有滋味。”
  他不顾自己案前的精致菜肴,只提了酒盏与凤目青年相对而坐,上身歪斜,还支着一条长腿,坐姿可谓十分放荡。
  “这个时节,北境的雪怕是都能压塌房顶了吧?”凤目青年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到底还是南境舒适些。”
  “那你还非要赖在西北边军。”黑衣青年不屑摇头,“既然觉得北境苦寒,不若干脆回丹麓算了?”
  他伸过一条手臂,搭上了身边同伴的肩膀,笑得一脸不怀好意,“再不回去,你舅舅的脑门儿怕是都要急秃了。”
  凤目青年不置可否,转头问自己左手边的白衣青年:“长越,你怎么看?”
  温雅的白衣青年露出了一个完美的官方微笑:“劳烦世子费心了,家父的脑门儿还茂密着呢。”
  黑衣青年大笑:“哎呀,那真是可惜了。”
  三人推杯换盏,倒真的像是前来喝酒的酒客,只字不提真正的醉翁之意;但这三人会出现在此地,本就已经非同寻常。
  ——重央三皇子夜雪焕,延北王世子莫染,墨翎将军楚长越。按照面上的情报,这三人此时都应该还在都城丹麓,等着年后南下巡视,而不是坐在这里喝酒听戏。
  舞台上,说书先生的声音还在继续:“……世子单枪冲入敌阵,单足旋转数十圈,身周敌人尽数倒下……”
  莫染一口酒喷了出来,猛烈咳嗽。
  夜雪焕抚掌赞叹:“世子真非凡人也,佩服佩服。待回到军中,务必要表演一下这单足旋转数十圈的绝技。”
  楚长越点头附和:“长越也十分想见识一下。想来世子就是凭这般绝技,才让漠北十余部族尽数俯首。”
  莫染咬牙切齿道:“我剁了这信口雌黄的刁民!”
  楚长越忍着笑安慰道:“说书而已,不够离奇哪能吸引人。”
  仿佛是为了验证他的话,李先生讲得愈发激动,案板一拍,高声道:“……四殿下纵身跃起数丈高,头下脚上,一箭飞出,正中敌将眉心,将其头颅射穿!”
  场下观众热烈喝彩,叫好不断。
  “听听,还是暖闻这个厉害。”夜雪焕大笑,“一跃数丈,还头下脚上开弓,啧啧,改天也要叫他表演表演。”
  “……你就笑吧。”莫染扶额,“回头叫人把你在西北的那些破事儿传一传,我倒要看看你会被说成什么样。”
  一段书说完,气氛被推至最高。李先生接了报酬,眉开眼笑,退至一旁休息。几个身姿婀娜的舞姬上了舞台,长袖翩跹,好不旖旎。
  三人对这种歌舞表演都不感兴趣,径自谈笑。
  又过一会儿,窗外忽然传来一声轻响。一直抱着剑候在窗边的侍卫统领童玄将窗户推开一条缝,伸手接过一张字笺,看过之后,凑到烛火上烧尽。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