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小说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夫人盼守寡+番外 作者:木木酱(一)

时间:2018-08-15 20:06标签: 一见钟情
文案: 嫁给方谨言,关静萱完全是冲着守寡去的, 一块儿长大的竹马都能宠妾灭妻,男人还是死了最可靠。 万万没想到的是,这辈子的方谨言居然是个长命百岁的。 【小剧
 文案:
嫁给方谨言,关静萱完全是冲着守寡去的,
一块儿长大的竹马都能宠妾灭妻,男人还是死了最可靠。
万万没想到的是,这辈子的方谨言居然是个长命百岁的。
【小剧场】
方谨言控诉:娘子,你对儿子比对我好!
关静萱挑眉:儿子是我亲生的,你是吗?
方谨言坏笑:我不是你亲生的,但是我可以亲你,让你生!
 
 
正文 第一章 重归
 
    琥珀端着刚从厨房取回来的点心回来的时候,正巧看见珍珠手里捧着姑娘的琵琶,准备叩门。
 
    “这么冷的天,姑娘要琵琶做什么?”
 
    “要琵琶还能干吗,自然是弹呗。”
 
    两人面面相觑,叩门而入,一人送了琵琶,一人送了点心,关静萱接过了琵琶,露出怀念的神色,挥了挥手,让两人出去。
 
    其实关静萱是不喜欢琵琶的,更准确地,她不喜欢一切能发声的乐器,因为乐能动人,乐器弹奏者想要瞒住他人的情绪也能被知音人听出。
 
    她弹琵琶从来都是为了宣泄,今天也是,是为了宣泄自己掩藏不住的杀意。
 
    珍珠和琥珀虽然出了门,却不敢走远,只站在门外等着她们家姑娘可能的传唤。
 
    不一会儿,两人便听到了屋内传出的铿锵的琵琶曲声。
 
    “姑娘今个儿弹的是什么?不是平时那曲吧,听着……杀气好重。”
 
    “还不是昨个儿那个方家的,看着咱们姑娘长得漂亮,便大言不惭地要娶咱们姑娘,什么……莫负花期?不过咱们姑娘昨个儿也没吃亏,一弯腰抄起一块大石头就给他砸脑门上了,那血哗哗的。”
 
    昨天,是琥珀跟着关静萱出的门,她家姑娘的英姿她全程看在了眼中。
 
    两人正着话呢,一个婆大喘着气跑进了院,“快,快跟姑娘,隔壁的段公再一盏茶的功夫就要回府了。”
 
    隔壁的段公,是关静萱的未婚夫婿,科举上没有什么才华,拳脚功夫上却有些天分,关静萱及笄那年,恰逢边境战乱,段瑞年一身抱负地去从了军,这一走,就是三年。
 
    早些日陆陆续续听到了一些他的消息,只最近要回来了,据还是衣锦还乡。
 
    琥珀和珍珠听未来姑爷就快到家了,俱都面露喜色,姑爷回来了,姑娘就该嫁人了,也不枉费姑娘的多年等待。听未来姑爷这回出息了,看看以后谁敢在她们姑娘背后嚼舌根。
 
    两人都高兴地不得了,然而下一刻却开始面面相觑了,那婆的声音也不,怎么这么久了,她们姑娘还在弹琵琶,且杀气好似越来越重了。这是琵琶弹的太过专心,没有听到婆的声音吗?
 
    关静萱自然听到了,此刻她思绪翻飞,手上动作却并未停止,煞弦、绞弦、拼双弦……孰能生巧,比起段瑞年喜欢的‘高山流水’,她更钟情‘十面埋伏’。
 
    当年的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如何呢?她正弹着‘高山流水’,一听到段瑞年马上要到了,立马扔下琵琶,往门口跑。
 
    她想他,想第一时间见到他,告诉他,等了他这么多年,她虽然不免觉得委屈,却依旧想他。结果,雪天路滑,她跑的太快,不慎扭了脚。
 
    明明扭得不轻,她却为了不想让他担心,装作无事的样。
 
    她应该装的并不好,所以潘柔轻而易举地就拉倒了她,她那一压,潘柔当夜辗转哀啼失了腹中骨r_ou_,她失了段瑞年和婆母的心。
 
    今个儿,她再不急了,慢悠悠地走着,一步一个脚印。她是官家姐,该保有的仪态一点儿都不该缺,否则,只会给旁人看了笑话。
 
    关静萱走得慢,琥珀和珍珠也不好走得太快,三人一前两后,足足三盏茶的功夫才走到关府门口。
 
    隔壁的段府门前很是热闹,战场上刀剑无眼,多的是马革裹尸的,真正活着回来的不多,有了好前程的就更少了。
 
    多年不见,段瑞年变化挺大,身量更加挺拔、壮硕,也更有男气概了。
 
    这是当年的关静萱看到的他的变化,现在的关静萱,只觉得他年轻了不少,少了后来战场进一步磨练的杀伐果断和成熟冷酷。
 
    段夫人热泪盈眶地望着多年未见的儿,拦住了他屈膝跪拜的动作,只一个劲地‘回来了就好’,俨然一个慈母。
 
    在未嫁入段家之前,关静萱真的一直确信段夫人会是一个好婆婆,因为段夫人待她很好,简直视如已出,这么些年段瑞年不在,她更像段家的女儿。
 
    可段夫人大约十分擅长转换身份,未来婆母可以十分慈祥,宛若生母,真正做了婆母之后,便只剩下了一条又一条的规矩。
 
    那些规矩,从来都是用来束缚她这个正妻的。
 
    终究,段瑞年看到了站在关府门前的她。
 
    关静萱确定,他此刻眼中闪过的确实是惊艳。
 
    关静萱也知道,自己容貌不俗,不过那又有什么用呢?
 
    色衰而爱驰,她的好年华,都用在了等待他段瑞年上,原来是等着他回来,后来是等着他回心转意。等来等去,全是一场空。
 
    “……静萱。”
 
    不过几步,他就走到了她跟前,伸手想要握住她的手,上一回他握的很紧,让她一直从手暖到了心,然后知道潘柔存在的时候,觉得冷彻心扉。
 
    这一回,关静萱退后了几步,避开了他伸出的手,目光低垂,藏住那深深的厌恶,她觉得恶心,恶心这一双不知在潘柔身上怎样游移过的手。
 
    “瑞年哥哥,贺您平安归来。”咬牙切齿地,关静萱逼自己开了口,一边着,关静萱一边福身,只为周全礼数。
 
    而后,关静萱听到了她等待已久的马车声。该来的,终归还是会来。这一回,狼狈的一定不会是她,因为她不允许。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