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小说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小说 >

对望 作者:厂白(下)

时间:2022-06-15 09:41标签: 现代 因缘邂逅 校园 攻受不明
第49章 金灿和静延,两人一前一后返回包间,金灿走在前面,先进去了,韩静延却在途中发现了正挤在角落争论的朴诗彩和白天昊。 你说,你是不是知道今天李文雅会来?朴诗彩正在质问。 我不知道。白天昊无奈回答。 不知道?不知道你为什么今天这么积极来参加,
第49章 
  金灿和静延,两人一前一后返回包间,金灿走在前面,先进去了,韩静延却在途中发现了正挤在角落争论的朴诗彩和白天昊。
  “你说,你是不是知道今天李文雅会来?”朴诗彩正在质问。
  “我不知道。”白天昊无奈回答。
  “不知道?不知道你为什么今天这么积极来参加,之前叫你来不是说有事,就是提前走。今天怎么回事,还特地买一身新衣服,你什么意思?”朴诗彩已经把气音的音量发挥到最大。
  “你爱信不信!”白天昊有点不耐烦,“而且,咱俩什么时候说要订婚了?”白天昊开始反击。
  “怎么着?过两年就三十了,和我交往不为结婚,耍流氓吗?”朴诗彩并没觉得自己说错什么。
  “那是不是应该定下来再宣布?”白天昊问。
  “定下来?说了再定不行吗?”朴诗彩转守为攻,“怎么着?怕我宣布了,影响李文雅对你的看法?还是你有什么别的想法?”
  “你是不是疯了?真是和你说不清楚!”白天昊一抬眼,看见了正在看热闹的韩静延,立刻眼神示意朴诗彩有人来了。
  朴诗彩一回头,也看见了静延,回头冲着白天昊说了句,“这事儿没完!”转身回包间了去,路过韩静延的时候,仿佛没看见她。
  白天昊走过来,冲着静延说:“不好意思了,韩同学,见笑了。”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能理解,说明我们李班长魅力大呀!”没想到韩静延会下这样的评语,一时,白天昊也没接上茬。
  “看来朴班长不知道文雅会来吧!”静延为朴诗彩的怒气解释了一下。
  “其实我也不确定,只是预感。”白天昊摇摇头说。
  看着原来极为好面子的白同学,如今可以如此坦然的对待这种尴尬的场面,静延在内心感叹着:真是时间造就人啊!
  “我们进去吧!”白天昊主动结束了讨论。
  由于金灿当着所有同学的面,否认了和李文雅的关系,智孝也失去了质问他的理由,没有兑现和文雅的承诺。不一会,智孝又邀请未婚夫来和大家热络了一番,同学会基本进入了尾声。
  待车老师先行离开后,同学们也三三两两的开始撤了。
  “我们先走了!婚礼上见吧!”白天昊跟智孝握手告别,转身拉走了朴诗彩。在和男友斗嘴之后,朴班长心力消耗过大,也顾不得主持大局,跟着白天昊先离开了。
  “我一会要和金灿出去一下,你把我车开回去吧。”静延递过来了钥匙。
  “哈?”李文雅心头一紧,“去哪啊?”
  “不知道,附近吧。”
  “喔~那我在店里等你。”文雅不放心,告知了静延:‘你不回来我不离开’的决心。谁知静延没有回答,直接跟智孝道别后就走了。
  上了金灿的轿车,韩静延寒暄道:“混的不错啊,这车很贵噢。”
  看着从容的韩同学,金灿心里不是滋味,也没有接茬。
  两人在附近一个大排档停了车,金灿的意思很明确,想喝两杯,因为他心里清楚,没有酒壮胆,今天的谈话不会透彻。
  烧酒和小菜就位,韩静延礼貌地给金灿和自己倒了酒,随后举起了杯。
  金灿笑了,“你好像变得不一样了噢,同桌。”
  “噢?哪里不一样?”静延反问。
  “就是,感觉,好像现在比以前强势了的感觉。”金灿停顿了一下,“也许你8年前也这样,可能就能挽回我的错误。”
  金灿主动提起了当年的事,因为他不想再躲闪。自打在“音乐与茶”和静延偶遇后,金灿自己反思了两天,决定要直面自己当年的错误行为,即使没有在这次同学会遇见,他也打算再去静延的店里找她,因为和自己想保护女X1ng一样,金灿自认是个敢作敢当的人,这些年带着这个“污点”让他始终有个心结。
  “当年是我跟你说谎了,所以我先自罚三杯。”说完,金灿履行了罚酒,静延只好又叫了一瓶。
  “对不起啊,其实,当时只是文雅的电话坏掉了,我利用帮她修电话的时候,擅自和你联系的,那时候我们不是男女朋友。”鼓足勇气说完这番话,金灿又干了一杯,“我和文雅,是没有那种关系的。”
  “这个我知道了。”静延淡淡地说。
  “噢?”金灿有些疑惑,“那你想和我谈什么?”
  “我想知道,当时为什么你会跟我说那些话,你为什么觉得我跟文雅关系不寻常,或者我喜欢她,是她说的吗?”静延的疑问,完全让金灿意外。
  “啊……啊,不是的,其实,是我猜的。”金灿回忆着,“那时候,我经常去找文雅,她总是提起你,还为你了学习中文,所以我是猜的你们关系不一般。再加上你不是有和女X1ng‘亲密接触’的前科么,所以我就自己琢磨的。”金灿不好意思地笑了,“其实,那通电话,我只是想炸一下你的,我当时也特别紧张。”
  “喔,那文雅没有说过我喜欢她的事吗?”静延还是想确定的样子。
  “emm,其实,我觉得她可能不知道吧。”金灿继续说,“那时候你不联系她了,她还生气了,埋怨了好一阵。有些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只是咱俩是竞争对手,我不可能告诉她呀。”金灿感叹着,“虽然,她和我相处了一段时间,但是我能感觉到,她应该不喜欢我,所以那时候我特别来气。”
  “哦哦哦,对了,还有件事对不住了。”金灿瞄了一眼静延,“她跟我分手的时候,我喝醉了去她妈妈那里告了你的状,说因为和你搞那种关系,影响我和她处朋友了。”
  听到这,静延瞪大了眼,“哇!你还是真的做的够绝啊,同桌!”
  “抱歉了。”金灿不好意思地干了一杯,“我也是太愧疚,所以这些年都没好意思跟文雅联系。”
  “不过,这些年,我也什么都理解和接受了,你要是还喜欢文雅,应该主动点的,当年的你太怂了。”金灿批评起了静延。
  “什么?你这是把自己的错误怪到我身上了?以胜利者的姿态在叫嚣呗。”静延不服气地说。
  “不是不是,当时是我不对,所以我这不是和你坦白了嘛。”金灿继续解释,“而且,我觉得我也不应该用有色眼光看你,我现在女朋友的爸爸就跟别的老头在一起呢,甜蜜的不得了。我都懂了,都理解。只要是爱情,都值得尊重。”
  “哇你这双标啊,自己经历上了就能理解了,当年怎么不理解理解我呢?还跑去告状。”静延反击。
  “当年是我幼稚了,不过,你们现在什么情况啊?文雅是不是还没有男朋友呢?”几杯烧酒下肚,金灿已经完全放开了自己,开始和同桌掏心掏肺起来。
  “我不是特别清楚,我也刚回来,才遇见她的。”静延说。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