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小说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小说 >

疑是故人归 作者:枕宋观唐(上)

题名:疑是故人归 作者:枕宋观唐 文案: 《半逢》,新晋编剧邵思妍的封神之作,在影片的首映礼上,有记者问她:请问邵编,你的这部剧本是完全虚构,还是存在原型? 面对闪烁不停的灯光,邵思妍朝着台下的某个角落神秘一笑,假作真时真亦假,我只是听故事的
  题名:疑是故人归
  作者:枕宋观唐
  文案:
  《半逢》,新晋编剧邵思妍的封神之作,在影片的首映礼上,有记者问她:“请问邵编,你的这部剧本是完全虚构,还是存在原型?”
  面对闪烁不停的灯光,邵思妍朝着台下的某个角落神秘一笑,“假作真时真亦假,我只是听故事的有缘人罢了。”
  听故事的有缘人在台上,讲故事的局中人在台下。
  角落里,那一片灯光照不到的y1n影中,有一人缓缓起身离开,银幕上的戏剧已落幕,而她这个局中人两辈子身陷其中,甘愿画地为牢,只为了那一个名字,霍令殊。
  前世,她们五岁相识,十八岁分离,二十二岁死别,临死前她用尽代价,只为求得故人重逢;
  今生,故人重遇绥山上,却两不相忆,直到霍令殊再次远走他乡……
  旧桐新叶下,疑是故人归。
  岁月流转,山河依旧,重来一世,你我是否皆能得偿所愿?
  注:
  1.日更,回填以前的坑,全文存稿完毕,不会坑
  2.文笔又白又矫情,涉及专业领域纯属瞎诌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霍令殊;陆希宁 ┃ 配角:邵思妍;姚娅妤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旧桐新叶下,疑是故人归。
  立意:陪伴
 
 
第1章 
  夜晚,昏黄的路灯下。
  “小刘,我先回去了啊,今晚就辛苦你了,明儿早给你带你常吃的那家包子。”
  “那我就先谢啦,丁叔您路上慢点。”
  “得嘞,快关门进去吧。”
  中年男子向身后的人挥了挥手,然后蹬着车渐渐远去,年轻人关上了铁栏重新回到保安室里,昏暗的路灯下,一个瘦小的影子快速闪过,翻进了围墙……
  影子轻车熟路地摸到一处不起眼的廊檐下,靠着墙壁缓缓坐在地上。这处廊檐的位置绝佳,上有覆瓦能遮风挡雨,同时它又掩映在绿丛之中很难被发现。天只要稍亮,便会有光透过镂空的窗棂,暂歇在此的人就能立刻清醒,在清晨巡逻之前离开而不被人发现。
  她在这个城市游荡了好久,总算找到这么一个能够暂时供她休憩的方寸之地。每晚在值班人员完成最后一次巡逻后,她偷偷翻进来,在次日凌晨天将亮未亮之际,再偷偷翻出去。从闳村到这里,她一路走得艰难,不得不小心谨慎、躲躲藏藏,生怕被人发现再给送回去。
  卸下一身的疲惫,她靠在廊边缓缓闭上了眼睛,不多一会儿便坠入了梦境……
  “姝姝乖,姝姝不怕,我们不怕,闭上眼睛,不怕,不怕。”女人颤抖的声音再次从虚空中传来,伴随着的是重物落地、瓷片碎裂的声音以及男人时高时低的辱骂,她被女人抱在怀里,清晰地感受到护着自己的那双臂膀在不安地颤抖。
  一阵翻箱倒柜之后,男人似乎消停下来,紧接着传来“砰”得一声,门被用力砸上了。
  女人放下怀中的她,用颤抖的双手握住她的双肩,“姝姝,等你以后长大了,一定要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回来。”
  “离开这里,姝姝,永远不要回来,永远永远,不要回来……”女人满含担忧与不甘,在她面前缓缓闭上了眼睛,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是,“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回来。”
  这个女人,是她的母亲,而那个男人,从来都不是她的父亲。
  姝姝,姓霍名姝,静女其姝的姝。这个名字和那个落后、偏远的地方格格不入,而为她取这个名字的母亲,也似乎从未属于过那里。她不知母亲有着怎样的故事,但是她知道,她的母亲和那里所有的女人都不一样。
  她温柔娴静,从不与人争吵,即便是面对丈夫无休止的“发疯”,她也做不出拳打脚踢的举动。她知道很多那里的人都不懂的东西,会讲别的女人从未听过的故事,在那个重男轻女的闭塞之处,她却当自己的女儿为唯一至宝。
  在贫苦而绝望的岁月里,她始终用颤抖的双臂护着她的姝姝,在姝姝什么也不懂的年纪就开始一遍又一遍告诉她,一定要离开这里。
  霍姝曾想,或许等她大一点,就可以知道母亲的故事了,甚至可以和母亲一起离开那个村庄,但是她的母亲并没有等到那一天,甚至并没有等到她开始长大,就永远离开了她。
  她想,她可能很久很久都无忘记母亲走之前的那种复杂的眼神,担忧而不甘。她始终记着母亲的话,“长大了……有机会……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回来。”
  于是,她真的离开了,在她11岁那一年的某个夜里,在她的父亲再次酗酒发疯以后,她带着母亲的嘱咐,偷偷逃了出来。从闳村到绥城,从11岁变成12岁,她漫无目的地颠沛流离了八个多月,她不知道她出来以后该去哪里,但是她知道她一定不能回头。
  清晨的阳光洒下,霍姝从沉重的梦境中惊醒。远处传来模糊的音乐声,真糟糕啊,梦境太深,醒得迟了一些,公园对面的广场上应该已经有人在晨练了。
  霍姝从地上挣扎着起来,转头时发现绿丛的影子斑驳在墙上,时不时轻颤,应是露珠滚落时带出的惯X1ng。真好看,可是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她该想着一会儿怎么偷偷翻出去而不被人发现。
  这座公园依山而建,左侧是数米宽的人造沟渠,后方是绥城的地标,绥山,她能选择的出口只有右侧围墙和正门那一侧,而值班的哨岗恰恰就在正门靠右侧的地方,当时为了降低夜里被发现的风险,她特意选择了公园靠左侧的廊檐,现在天光大亮,她若是想出去,剩下的两个出口无论选择哪一个都会有极大的可能被保安堵住。
  绿丛的影子缓缓向着天井正中移动,眼看早晨的巡逻就要开始了,霍姝决定不去冒险翻墙,而是向后方绥山方向走,先在山上找个地方躲起来,等到天黑再做打算。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人发现她,她一个未成年人,闳村里的那个父亲又尚在,要是被发现,她有极大的可能会被送回原籍。
  借着绿丛和建筑的遮掩,霍姝缓慢又小心地向绥山方向而去。
  “阿宁。”一位身着墨绿色过膝针织裙、披着灰色的披肩的妇人从楼梯上缓缓踱步而下,面容温婉,气质优雅,扶着楼梯的手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
  “妈妈!”一听见脚步声,原本安静地坐在桌子边的女孩立刻爬下椅子,向妇人跑过去,“妈妈,阿宁都等你好久啦,你怎么才起来。”
  “阿宁,妈妈说过多少次了,不可以跑,要慢慢地走,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妇人在小女孩面前蹲下,关切地问道。
  “妈妈,阿宁是太着急了嘛,下次一定不会了,说好了今天要带阿宁出门的,我不要看医生做检查。”
  “我都还没说让医生过来呢,阿宁就知道妈妈在想什么啦?”妇人牵起女孩的手来到餐桌边,将她安置在专用的椅子上。“知道今天要陪我们阿宁出门,妈妈没忘,我们先吃早餐。”她宠溺地摸了摸女孩的发顶。
  佣人陆陆续续开始上餐,妇人接过勺子,开始亲自动手照顾女儿。女孩吃得飞快,妇人不时地提醒她慢点,免得呛着。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