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言情小说网-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520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虫渣反派修炼指南[虫族] 作者:流萤非火(下)

时间:2022-06-20 02:23标签: 甜文 系统 幻想空间 星际
第60章 情之难抑 ◇ 想要把上将喂成个球,然后揣起来 由于前两场测试是连在一起的,整整占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所以在第三场测试开始之前,所有的考生都要进行一次中场休息,也就是为期一小时的午饭时间。 期间时间塞维亚基地的食堂会对所有的测试成员免费开
第60章 
  情之难抑 ◇
  想要把上将喂成个球,然后揣起来
  由于前两场测试是连在一起的,整整占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所以在第三场测试开始之前,所有的考生都要进行一次中场休息,也就是为期一小时的午饭时间。
  期间时间塞维亚基地的食堂会对所有的测试成员免费开放,其中也包括每一位参加监考的监考官。
  之前的一个多星期,晏修经常和一些在训练场上相识的军雌一起来吃饭,今天也不例外,作为一只雄兵,晏修平常的训练和这些军雌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这里的军雌情绪都很稳定,对雄兵也很克制。
  因为自从他们从被分配入营以来,联邦的军队就已经向他们提供了B级雄虫的j.īng_神力安抚。
  如果有幸成功加入军队,还将被分配到专属于自己的雄主面前,享受联邦军雌法的终身保护。
  就算将来退役了,也拥有在虫族社会上非同一般的待遇。
  升官加爵,功成名就,子孙美满,几乎是每一位军雌的终生追求。
  这也是为什么即使战争现状如此残酷,却仍旧有虫不怕死亡,挤破脑袋加入军队,前赴后继地奔往一线参战的理由。
  晏修在吃饭的时候,身旁总是会围绕着一些比较友好的军雌,这其中就包括上次在酒吧里遇到的小姚。
  此刻,小姚正恭敬而礼貌地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晏修。
  “上次还得多亏了晏修阁下,否则以我的本事,估计这辈子都得栽在那个叫卡特的疯子手上了。”姚旌从身后拿过来一瓶调和汽水,推到晏修的面前,笑道:“晏哥,我以后这么叫你可以吗?”
  晏修接过汽水,微笑:“当然没有问题。”
  这时候,姚旌身旁的一位军雌也附和道:“我们姚旌平常待虫都很亲切的,他是99年入的编,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军龄可不短,就是有一点,他胆子太小,又不好来事儿。
  所以混了那么久,功劳都被别的虫抢完了,你看我——比他小一届,到现在瞎混都是个上尉了,他三年还是个少尉,当初怎么来,现在还是怎么来..”
  那名军雌说完后,拍了拍姚旌的肩膀,姚旌腼腆地笑了笑。
  “噢..”晏修将面前的点餐系统打开,对着菜单眯了眯眼,“你们有什么想吃的吗?老规矩,你俩给我讲故事,无论是道听途说,还是已经被证实的,都算,讲完之后,我买单。”
  他将手中的银戒转了转,率先给自己点了一碗麻婆豆腐,然后一手托腮看向对面的姚旌。
  姚旌用胳膊肘捣了一下旁边的雌虫,道:“今天该轮到韩哥讲了。”
  韩哥接过话茬,道:“行,既然如此,我今天就讲一个鲜为虫知的故事,听好了啊,我只讲一遍,嘶..是关于我们凌上将和洛少将之前相传甚久的传言..”
  晏修突然来了j.īng_神:“凌上将,凌炡?”
  韩哥点头:“没错,他现在是你的雌君,不过这个故事你如果不喜欢,也可以换一个。”
  “不,我听,你给我讲。”晏修将手中的汽水呲啦拧开,喝了一口,当他抬头的时候,目光恰巧经过食堂另一头,正好撞见凌炡和他的两位副官在吃饭。
  上将整洁的制服穿在身上,军装把这位上将严肃的气质彰显得格外出众,皮质腰带将腰腹束得纤细有韧劲,每一颗扣子都严谨地系到最顶端。
  晏修仔仔细细地将对面那名上将从脖子到手碗都端详了一遍。
  清冷矜贵,有板有眼。
  那双吊梢眉眼正面看过来的时候,总能给到虫不少的压力。
  只一眼,凌炡便将视线收了回去,无事发生一般地点起了面前的餐品。
  而坐在对面的詹姆斯和爱德华完全没有察觉到晏修的存在,还在讨论今天测试的情况,然后随便划拉两下菜单,按下了确认键。
  这样的一个上将,面如凝脂,唇若粉玉,正色坐在餐桌前,很难让虫产生任何的非分之想。
  但就是这么一只高傲而不可攀的,战功赫赫的上将,昨晚还面如ch.un晓地躺在那床榻之上,抓挠着晏修的后背,晏修到现在还能感受到背后火辣辣的刺痛感。
  那双眼睛总是很容易就红起来,抹了胭脂似的。
  韩哥见晏修在出神,便问:“晏哥?”
  晏修这才回过神来:“嗯,你说,我听着呢。”
  食堂里虫声鼎沸,各路送餐机器虫在天上飘来飘去,餐盘碰撞,汽水开罐,哄笑声不绝于耳。
  晏修时不时瞟一眼对面的上将,然后很快又收回来,但是过一会儿又忍不住看了过去,目光在上将的衣领处徘徊。
  他不禁想像,那被领带严丝合缝束起的衬衫下面有多少他存在过的证明。
  “其实在晏哥之前,我们军部里流传最多的传言啊..就是凌上将和洛少将的故事。”韩哥一只手叩了叩餐桌,“他们都说,凌上将是洛少将养的忠犬,说一不二,全军队都没虫敢这么喝使凌上将,但是到了洛少将那里就不一样了。
  所以后来又有传言说,凌上将喜欢洛少将,但是洛少将对凌上将的感情就很委婉了..有虫说洛少将根本不喜欢凌上将。”
  晏修听到这里,呵了一声,仿佛是在嗤笑。
  韩哥知道晏修是什么意思,搁谁听到这种故事都不会开心到哪里去,但这就是事实,他只是负责讲的那一个。
  他道:“后来又有传言,说凌上将的雌父,也就是咱们塞维亚基地的前任首席执行官,凌颢上将,在一次基地反清剿的行动中,误杀了洛云天的雌父。
  所以洛云天记恨在心,但迫于凌上将的权利以及..能力吧,没有直接表达出不满,就一直这么吊着呗..其实本来咱们都以为,这凌上将——啧..可能这辈子就没戏了,老木也开不了花的类型。”韩哥说着,摇头叹息。
  “直到他遇到了我。”晏修淡淡地将手上的银戒转了转,看向对面的两只虫,“讲得很好,还有吗?”
  韩哥笑了笑:“您真的很厉害。”
  晏修被夸了一句,心情还不错,便将面前的菜单仪打开,转到对面的面前,笑道:“点吧。”
  “谢了哥——”韩哥笑眯眯地接过菜单,随意点了两下,然后递给姚旌。
  这时候,送餐机器虫已经将晏修先前点的麻婆豆腐呈了过来,晏修三下五除二地将豆腐吃了个九成九,然后抽出一张纸巾,慢慢地擦着嘴,视线不时掠过对面的那三只虫。
  凌炡还是同往常一样,小口吃着面前的甜粥,旁边还放着一块小甜饼。
  这真是这位上将为数不多的,在食堂进餐的场景。
  晏修嘴角微勾,一手摩挲着光滑的下巴,若有所思。
  而此时,凌炡对面的两位副官正时不时推攘着,爱德华偶尔从背后掐一下詹姆斯的侧腰,提醒他谨言慎行。
  但詹姆斯似乎死x_ing不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惹得对面的凌炡频频皱眉..
  这位上将每一口都吃得十分谨慎,就连甜汤都要在嘴里一小口一小口地喝下去,甜饼也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
------分隔线----------------------------
推荐内容